坚果用绳命安利Xena

《战士公主西娜》吹,《不夜城》吹

有感而发的偶像粉丝脑洞

路人围观吃了一天瓜突然有个脑洞,现在说可能ky,但愿不打tag这个点大噶都睡了看不到。比如说某人是某国那种体系规则下的偶像,长年很守规矩没有绯闻,偶尔被八卦杂志拍到私下和男性同行互动亲昵,很快就被澄清是堂哥表弟或姨母女儿的男朋友。被问起恋爱和理想型的事情,回答说没有喜欢的男人,只有她自己知道这句话的真实意思是不喜欢男人。她有个有钱粉丝长期支持她,从她刚出道没什么名气到后来业界标杆,每年花钱给她投票,她通过观察发现具体金额似乎是按她每年的表现决定,从玩票性质到一掷千金。通过一些巧合加上她有心想知道,在一次活动中她从茫茫粉丝之中意外发现了那个人是一个年上女粉,一家大企业的CEO。追星时的CEO十分低调和平时因公上电视的作风很不一样(参考12年前皮衣格子衫牛仔裤),两人在几次握手会和公演后克己守礼地接触了几次。偶像从不同途径了解粉丝的霸道总裁的另一面,渐渐崇拜并喜欢上了她,但是碍于恋爱禁止的条例和不知道对方性向,不敢在私下和她有过多的交往。终于在一次总选上她宣布毕业,宣布毕业后在握手会再遇到CEO的时候,偶像偷偷在手心里藏了一条请求私下见面的小纸条然后伸出了手……

其实我并不喜欢那个国家的偶像制度,只是一时被启发有了脑洞。这对的偶像文也不是没有,但都是CEO作为老板捧她的,好像没有这种?以及为了追女生宣布毕业,不很像某兔的作风吗😊

大蚊子

“代表,你的脖子上……”
“蚊子块,我是招蚊子咬的体质啊。”
“代表可以试试用这个,驱蚊止痒效果都很好。”
“我正需要这个,谢谢。”
——————————
“你往身上喷的什么?”
“Six God,很难闻吗?因为最近经常被蚊子咬,下属看到了给我推荐的。”
“不难闻,你身上永远是香的。别抓,抓破了不好看。”
“可是很痒啊,毒蚊子咬的涂花露水也没用,啊你别舔!”
“我听说唾液能止痒。”
“那也别,别咬啊!啊……嗯……啊……”
——————————
“你这个大蚊子!”
“怎么说?”
“总让我心里痒痒的。”





你们记几猜谁是谁吧。

垂死病中惊坐起,冰雪又出新短片。

新番外短片啊啊啊啊啊啊!

【预告】Frozen冰雪奇缘番外短片《雪宝的冰雪大冒险》预告片1080P》

http://www.acfun.cn/v/ac3776446

待在新坑坑底养老,快活似神仙,每天是春天~~~~ 

我是敢爱敢恨的人,谁敢给我喂屎塞刀进我嘴,我能把八百年前吃的糖也一并吐出来,伤胃伤身体也要抠喉咙吐光全还给你,两清了。

儿童节快乐。

噘嘴.gif

【第一次见面,我一进会场我妻子就色眯眯(划掉)目不转睛地盯着我看,目光太灼热了我忍不住问她“瞅啥瞅”(划掉)“怎么,你认识我吗?”后来我走到哪她跟到哪,我问她是不是对我有意思(划掉)故意跟着我,别在我身上费心思了,她无话可说还噘嘴了……有图有真相】 



以上故(zuo)事(si)是李世真在什么情景下说的请自行脑补,只是配图文字来着。

这首歌的歌词真的很适合徐伊景和李世真,两个人都是,想看用这首歌剪的双视角mv啊!

难以忘记初次见你
一双迷人的眼睛
在我脑海里你的身影
挥散不去
握你的双手感觉你的温柔
真的有点透不过气
你的天真 我想珍惜
看到你受委屈我会伤心 哦
只怕我自己会爱上你
不敢让自己靠得太近
怕我没什么能够给你
爱你也需要很大的勇气
只怕我自己会爱上你
也许有天会情不自禁
想念只让自己苦了自己
爱上你是我情非得已
什么原因
我竟然又会遇见你
我真的真的不愿意
就这样陷入爱的陷阱 哦
只怕我自己会爱上你
不敢让自己靠得太近
怕我没什么能够给你
爱你也需要很大的勇气
只怕我自己会爱上你
也许有天会情不自禁
想念只让自己苦了自己
爱上你是我情非得已
爱上你是我情非得已

【一元cp】 铭心(捌) (全文完结)

天海抖M:

本章我取了两个标题,大家喜欢哪个,就把哪个当标题吧——


最终章:


~谁的意味深远,试探谁的地久天长   


~谁的一元铭心,担保谁的伊世偕老   




以下第八章正文:


——————————————————————






虽然是以商务洽谈的名义见面,但实际上工作的事情,两人很快就达成了一致。


心照不宣地,直接进入共用晚餐的浪漫环节。而今天,正是她们的结婚纪念日。




简直就是完美约会啊,伊景今晚很美,心情看起来也不错…心里这么想着,李世真适时为对方斟酒,满目欢欣。


不是约会,只是试探…徐伊景放好酒杯,柔声称谢,优雅地吃下一小块香煎三文鱼。 之前已经发现了太多疑点,现在只需要一条线把这些点串起来,她就可以破解真相。


可怜的李世真并没有意识到,谁才是那条即将被分割开来 各个击破的三文鱼。




其实不用蓄意试探。要知道,只要与徐伊景独处,除了会时不时送上教科书般的目不转睛之外,李代表眼里,净是些没上锁的故事。




“公司的问题都解决了么?”明知故问,徐伊景开始了她的循循善诱。


“解决了,暂时。”李代表还是很谨慎。


“极短时间内清除敌人,李代表有不错的危机处理能力。”


李世真停下来,琢磨着对方话里的意思,淡笑道:“徐会长对我的能力感兴趣?”


徐会长把皮球踢了回去:“对于能力出众的对手,李代表不感兴趣么?”


不能实言相告便只有打太极,毕竟“我感兴趣的不是李代表的能力而是李代表这个人”的话,徐伊景是说不出口的吧。




却听对方轻笑着坦白起来:“其实我的能力,都是我家那位以前教我的。我不过是偷师了她一碗水,竟也能在商海里漾起些波澜。所以真正有能力的人,是她。”


“哦?看来李代表的太太,是个很厉害的人物。”不打自招么,这又是玩的什么花样,徐会长暗想。




“现在您不是对我,又对她感兴趣了?”世真觉得有意思。


“我对于出色的人与事,都感兴趣。你不妨说说看……”




徐伊景饱含深意的眼波隐隐流转,她大概是知道些什么,又或许是想起了点什么,否则不会作如此看似无意实则留心的试探。李世真盯着从容不迫的共餐者,一时思绪百转。


一次醉翁之意不在酒的纪念日晚餐,醉翁到底是谁。




世真浅啜了一口酒,面对伊景的发问,不知从哪里讲起。她们现在所处的位置,正是当年求婚时的座位。只不过当时她坐在对面,伊景坐在她现在的位子上。




从对面的座位看出去,首尔华灯璀璨,不远处就是日韩财团设立在韩国的总部。六年前,徐伊景拿出钻戒的时候,总部大楼顶端LED大屏瞬间亮起,打出了李世真的名字。




将恋人的芳名,覆盖在自己平生最得意的商业帝国上面,大概已经是徐伊景能想到的、最有诚意的求婚了。


尤其还有那段别别扭扭的求婚词:“世人都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想来是有几分道理的。不过,一想到能和我走进坟墓的,是曾在地狱相见的李世真,似乎也是不错的选择……”




就在去年,此地此座,刚闹了矛盾的两个人,还在冷战中庆祝了五周年。而今……


初相识时傲慢的阴谋家徐伊景,六年前求婚之刻 故作轻松却暗赋深情的徐伊景,去年结婚纪念日那天 十分生气却还帮自己切牛排的徐伊景……都与当下世真面前的这个女人重合。


她们本是同一个人啊。


情绪和记忆层层叠叠得渲染开,突如其来弥漫了世真的思绪。




凝视窗外雨夜的苍茫之色,忽然找不到两人故事的开头,虽然故事的开头,好像也是一个暴雨之夜。


感情越是浓烈越是充沛,语言就会变得苍白无力。能言善辩的演讲家李世真,对着爱人,这会儿实在讲不出什么浓墨重彩的传奇。




转回视线,定定地望着徐伊景,她深吸了一口气,决定平铺直叙:“我爱人筹划了很久的一次慈善晚宴上,我们相遇了……”




用了整整一顿饭的时间,李世真讲完了她们的故事。看似平静的语气之下,掩藏着她巨大的心情起伏,希望伊景没有发现。


和之前每一年的周年纪念一样,用完餐,李世真招呼摄影师为她们拍照留念。为了不显得太过习惯性和仪式性,她还准备了很多说辞。


忙着解释的她,没有注意到,闪光灯亮起的瞬间,徐伊景眯了一下眼睛:咔嚓的声音,可以是记忆的断层,也可以是记忆的接续。






回到家,徐伊景百感交集。李世真讲述的故事,像一条柔韧的绳子,勒疼了她心底最软的地方,又像结绳记事一般,帮她回忆起许多往昔。毕竟,李世真口中“她的爱人”,其许许多多的经历都与自己相似。


笔直静坐于书桌前,陷入沉思。




忽然想起什么似的,她开始起身寻找一个袖珍保险箱。记得以前是有记账习惯的,会把极为机密的账本和私密的个人日记,还有其他最珍贵的东西,都放进这个小保险箱里。


翻箱倒柜,还真就被她找到了,可是试了几次,密码都不对。


眼珠来回转动,手指反复摩挲着柜子。福至心灵般,她拿来了李世真的个人资料。当她犹犹豫豫,开始输入李代表生日数字时候,徐伊景觉得自己可能是疯了。


然而,数字9按下的瞬间,叮的一声,保险柜打开了。




好像没有必要看里面东西了,密码本身已经足以说明问题。




可是柜子里面的日记本和照片都滑落出来,就那样明晃晃的将一切真相坦示在面前。她拾起来,细细阅读着自己亲手写下的和某人相处的岁月,盯着五张合影上每一张里都笑容灿烂的两个女人,徐伊景默默把今晚的第六张照片也放了进去。


再也没有断层了,她的记忆。




窗户大开,劲风阵阵袭来,响雷也一串接一串混响,可是都敌不过此时此刻,徐伊景内心的狂风暴雨。




恍惚着起身想去关窗,适逢闪电划过天际,耳边忽又响起了李世真今晚说过的话:“有一次我爱人开车出去,暴雨之夜刹车失灵遇到了车祸,而那晚她开的车其实是我的…该出事的是我,该受伤的是我,也许该失…的也是我。呵,我曾一百次一千次后悔,如果那晚开车出去的人,是我多好……”




傻瓜,所以才隐瞒真相,以陌生人的身份与我相处么,作为对自己的惩罚。


你可知道,你这样,也是在惩罚我。


徐伊景缓缓阂上了双眸。




等再次睁开眼睛,她终于看清,自己梦里无数次出现过的,那个曾立于风雨交加之中、无比狼狈的红色身影,自己第一次亲自飞车去拯救的女人,是李世真。


她的得意门生,她的忠实伙伴,她的绝佳对手,她的亲密爱人,李世真。




对不起,我忘了,我此生一眼相中的人。


那些隐忍的动作,那次舍己的救护,那双盯着她看的眼……一切都有了解释。


所有的蛛丝马迹,原来,都是她们相爱的证据。




半个月后,日韩金融与大韩融金财团合作的投资项目“新地标”顺利落成,双方都被邀请出席剪彩仪式。
背靠着她们精诚合作铸就的宏伟建筑,成就感不言而喻。剪刀与红丝绸带亲密接触的瞬间,李世真被旁边女人手上的精光闪了眼。心情激动的李代表这才发现…
无名指,钻石婚戒。

惊疑不定之间,主办方已进行完了剩下该走的流程。忽然听到某人的轻唤:“李代表,可否借一步说话。”

绕到新地标建筑的后面,徐伊景远离了众人,她想把所有辉煌功绩留在正面,只将一切私人情感诉诸背后。


尽数付之于她的李世真。



注意到对方一直偷偷观察她的手,徐伊景暗笑不语。
终于有人沉不住气:“徐会长,这是好事将近了吗?”


演技不错啊,我们世真。感慨着,徐伊景漫步到大厦底层,玻璃倒映出了她背对着的女人,略带纠结的神情。
徐会长低头掩饰了几乎要抑制不住弯开的嘴角:“为什么这么问,看到我戴的戒指了?”
李世真点点头。




“你应该也有一枚同款吧,不是一直挂在胸前么?”


“……您,您说什么?”




明媚夺目的徐伊景转过身,一步一步向世真走来,芙蓉如面柳如眉。她摘下了藏在对方怀里当护身符吊坠的戒指,举到世真面前:


“单独把李代表叫来这儿,是想问问你,有没有兴趣再合作一次?”


“欸?什么意思…”


“关于婚姻关系这个重点项目,我想继续邀请你,作为合作伙伴。”


“伊、伊景啊,你?”




惊喜太浓烈,世真有点微醺。


瞪大的双目中,瞳孔迅速收缩,紧紧盯着阳光下,某个亮得发光的女人轮廓越发清晰。


徐伊景红唇贴在世真耳畔,仿佛带着毕生笑意,柔声道:“傻瓜,我都想起来了。”




确认自己没有听错的瞬间,觉得一切都值得了。


感谢上苍,不管重来多少次,每一次,九十九步都由她李世真走完也不要紧,因为她的伊景总是愿意把余下最关键的一步,替她走完。




几乎要喜极而泣了,还好她勉强可以控制住自己。


“好。但是您说的项目耗时长、资金需求量大,我这边周转可能有点困难,能跟您借贷么?”  


徐伊景递出了一枚新的一元硬币:“这是我的符咒,比我性命更重要的东西,无利息借给你。”


“您不是说没有担保是不借东西给别人的吗,可是,以前还有我自己作为担保,现在连我都是您的了……再没有什么可以给您当担保。”




硬币边缘熠熠生辉,完美圆形,见证着再一次圆满的相爱。


谁把谁拥入怀中,两束光融合在了一起,交相辉映,极尽缠绵。


“世真呐, 我就是你这一生的担保。”








(全文完)




——————————————————————




感谢各位小天使的不离不弃,你们的评论、推荐和转载,还有你们的小心心,使懒癌患者如我,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又完成了一部中篇连载同人小说。


更要感谢你们的坚果太太 @坚果用绳命安利Xena ,脑洞的产生源自于她,前几章的不少“名侦探徐伊景”梗也都是她想出来的。以及,她有着比你们每一位都丧病的催更频率2333


本文没有番外,不用问惹。




不知道整个失忆梗的脑洞,我有没有写崩。但是我已经尽力,并且衷心希望,看我文的每一位读者,都可以感受到徐伊景李世真之间的爱,和我对一元的爱。




如果可以,请留下对本文的最后一次赞 评 推 转好嘛……评论的话,长评更好哟。


如果可以,去微博给我打钱好嘛,我微博也叫这名【咳 




再一次,给看到这里的每一位比心❤


                             


                         ——from 爱你们的,天海抖M





浅谈我为什么不喜欢生子文

无意中刷微博看到首页的老剧截图,就此机会倒倒心灵圾汤散播负能量。



这句话高度概括了我讨厌怀孕生子文的原因,一旦有了孩子,父母的身份盖过了其他所有个人特质,泯然众人矣,一个平庸的编剧(大多数人都是)能把原本光彩夺目的角色写成路人。最关键的是,我喜欢的CP都不适合生孩子养孩子,对她们来说两个人就已经很拥挤了,塞不进第三个人,亲生的都不行,所以更加厌恶生子梗,看到就点叉,喜欢的同人文中途突然怀孕就完蛋了,到此为止。说句极端的话,同人文里孩子的破坏性特别大,一个角色跌入谷底,被扔进垃圾桶里,ta还是ta,但是有了孩子,ta就不是ta了。看百合文这么多年,我搜肠刮肚想了半天只有一篇文我是喜欢妻妻带娃的,还是原创文,其中一方还是离异单亲妈妈,孩子从一开始就存在于两个人的关系当中,跟同人西皮后来加一个孩子是不一样的。【拿我唯一有过孩子的本命西皮Xena和Gabby来说,两人一共有三个孩子,有两个都不是自愿要的(神话题材的剧就容易搞事情),三个孩子的命运或便当或独立,都不用带在身边制造母子之间狗血矛盾,核心永远是两个人。编剧大概自己也嫌麻烦在Eve出生后冰冻了XG二人让她们容颜不变沉睡了25年,睡醒眼睛一闭一睁,孩子都长大能杀敌了。】后来我发现生孩子不仅仅影响虚构的同人文的质量,降低西皮们的生活水平磨灭他们的个性束缚他们的自由,现实生活里也是这样。他们生娃之前每个人都是星星,生完之后就变成了石头。

以上牢骚不针对任何文。

【一元cp】 铭心(柒):谁的引擎轰鸣,解决谁的燃眉之急

天海抖M:

用直升飞机泡妞的大手笔,大概就徐女士这种财大气粗的人能干出来 。
嗯,不过你们李塞进也是自愿被泡的。
第七章了啊……所以文里借用了一句“夜的第七章”歌词,待会儿看出来的可以举手 (๑•̀ㅁ•́ฅ) 


话说能看着我从开头一直瞎掰到第七章,你们真的好棒棒~~坚持一下哈,下一章完结。
给泥萌比心❤

以下第七章正文:

————————————————————


从下午走到黄昏,李世真其实很想就这么跟着徐伊景,在校园里走到天荒地老。可是世间之事,多半事与愿违。
接起下属电话之前,她就预感肯定没什么好事。

果然。近日,大韩融金财团的会长文在熙突然被爆料,涉嫌向官员行贿和操纵股市,韩国的金融司和首尔检查院已经双双介入了调查。更蹊跷的是,今天文会长在大阪考察项目时,被当地的日本警察直接带走。
现在财团上下人心惶惶,局势十分混乱,需要代表李世真了解情况并主持大局。

第一反应是怀疑有人栽赃陷害,文会长的秉性,世真是了解的,最不屑与贪官污吏为伍,最不齿与蝇营狗苟者同行。

可是现在完全不明白事情前因后果,一切都要去了大阪再见机行事。看看手表,这个时间点,乘坐新干线的话,要三个多小时才能赶到大阪,太慢。而秘书也发来了机票已售罄的消息,可真是让李世真一筹莫展。


正当她在考虑实在不行便自己飞车去大阪的可行性时,将一切困境看在眼里的身边人出了声:“李代表,是遇到什么麻烦了么?”

每次遇到难解决的事,似乎总是徐伊景帮她搞定。这次世真不想再麻烦伊景:“没有。但是我立刻要去大阪一趟,和您定好的下周一的工作安排,也许会推迟,非常抱歉,请您谅解。”

即使在如此紧迫的时刻,她都不忘为了可能造成的麻烦向自己道歉。徐伊景暗自喟叹一声,怎么会不受触动。
“如果实在没办法……李代表可以坐我的私人飞机去大阪。”徐伊景听见自己这么建议说。

空气凝结了五秒,是李世真一个深呼吸的时间,她非常意外。
徐家的私人飞机,就连伊景自己也不常启用,因为那是老会长徐峰秀生前珍爱之物。听说他有时甚至会亲自擦拭机体什么的,宝贝得紧。
望着李世真探寻的目光,徐伊景垂下了眼皮:“感觉李代表面临的是十万火急的事,作为合作伙伴,我愿意尽些绵薄之力。”

可是伊景啊,你尽的力,并不绵薄……而且我也从没见过,你对你其他的“合作伙伴”尽过力。
此番念头闪过世真的脑海,她竟在当下火烧眉毛的时候,笑了出来:失忆的徐伊景,却没失去帮助她的热情和意愿。


对我这么好……所以我们现在,到底是谁在追谁。

大概徐会长也觉得,忽然热心肠的自己十分反常,不过话已出口,不好反悔。于是立刻联系私人飞机的驾驶员做好起飞准备,之后就开车带着李世真赶去机场。

一路上李代表都在打电话,给不同的下属安排工作,事项繁多却有条不紊、临危不乱,世真的处事风格,令徐会长很是欣赏。
暗自思考着将此人纳为麾下的可能性,徐伊景把车开的飞快。

她哪里能想到,何止麾下,即使是纳为身下,世真也是愿意的。更何况,她本就是她一手教出来的得力干将。

到达目的地,一切已准备就绪。行色匆匆的李世真停下了脚步,望着不远处急转的螺旋桨,她突然恢复了平静,甚至有心情,回头深深看了一眼徐伊景。

“徐会长,谢谢。”
“你可是救过我的,我平生最讨厌亏欠别人。所以这次,算是还了李代表一个人情。”
“仅此而已?”
“仅此,而已。”

快步上了飞机,李世真的身影消失在暮色渐合的天幕之中。

抬头仰望的人轻叹口气,也许不是…仅此而已。

她所认识的李代表,成熟内敛、坚韧醒世,是一个优秀的女人。豁出性命相救的情意,说不感动是假的,狷狂的时代里,已经很少有人能坚守单纯的勇气和善良。

可是更具吸引力的,似乎是那双无论何时都收藏着热情与迷恋的眼睛。
曾想暗暗观察李世真,然而她每一次似有意似无意地把目光移到对方身上时,发现对方都正好在看她。
真的是心有灵犀么?不。她徐伊景的字典里面,所谓心有灵犀,不过是其中一方曲意迎合罢了。
虽然目光相触、对方会迅速收敛,但她认定,在她不注意的时候,李代表依然在关注她。


而当目光聚焦于李世真,徐伊景常有揽镜自照的幻觉。


 
来不及整理心情,她回到车上,打开蓝牙耳机,发动了引擎。 


“卓,叫人查一下大韩融金的文在熙在大阪被带走的事。” 
 
 
文会长在大阪警察局里没遭什么罪,显然是受了谁的关照。但眼下李世真没空去思考这个问题,最关键的是尽快查清楚栽赃会长的是谁,又是带着什么目的。 
文在熙暂时不能离开日本境内,所以只好派李代表赶回韩国处理危机。 


一下飞机就找公关公司 展开危机公关工作,再召开了股东会安抚大股东们,紧接着安排自己的亲信暗中调查几个怀疑对象,李世真这几天简直忙得脚不沾地。 
 
可无论怎样努力,都没法阻止公司股票价格大幅跳水。而且本次恶意搞垮文在熙的暗势力,来势汹汹,又或许是背后有政府高官在撑腰,所以有恃无恐。 
李世真开始感到无力:如果在首尔这座不夜城里,邪恶已成为华丽残酷的主流乐章,那么正义就会沦为深沉无奈的惆怅。 
 

使劲揉了揉双眼,从电脑跟前站起,去泡了一杯咖啡。 
没有加奶与糖的清咖,苦涩的味道,让她想起了去年,徐伊景曾对她说过:世真啊,人性的沼泽就是欲望, 没有谁真的可以不被弄脏,包括你们那位无比清高的文会长。 
可悲可叹,事实再一次印证了,徐伊景的永远正确。 




 
永远正确的徐会长,反复翻看手下报告的资料,正陷入沉思。 
 
从资料上看,文在熙在之前的大选中拒绝为某候选人提供竞选资金,此次遭到了报复而已。但她的直觉告诉她,恐怕没这么简单。 
对她而言,李世真是一个优秀的对手,倘若自己能帮她解决此次危机,对方说不定会因为感激而考虑自己抛出的橄榄枝。利用此机会将对手变成自己的手下,何乐而不为。 
 
基于这种考虑,她给某人写了一封邮件,简单分析了自己注意到的几个点。鼠标指向发送键,可她迟迟没有按下去。 
 
犹豫再三,还是选择了匿名发送。 
 
如果李世真不知道是何人发送的邮件,说明李代表和她,以前并无交集,因而对徐伊景的风格并不熟悉,自己权当做一回善事;若是李世真立刻明白邮件是她徐伊景发的,那么,就很能说明问题了。 
点击“发送”的瞬间,鼠标的主人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浅笑。 
 
 
 
李代表的电脑很快提示:您有一封新邮件。 
打开一看,即使邮件匿名,其内容却带着明显的身份标示。太了解自己妻子的李世真,一眼就辨别出,发这封邮件提醒她此次爆料门可疑之处的,肯定是徐伊景。 
太明显了,独树一帜的语言风格,一针见血的犀利着眼点,整封信件字数虽不多,可字字戳中要害。除了徐会长,她实在想不出还有谁是这种风格。 
 
沉下心来思索,发现对方确实提示了她一些容易被忽略的细节,这使得她更加对邮件内容深信不疑,要知道发掘出这些疑点的,可是长期以来作为深渊观察者的徐伊景。 
 
紧盯着深渊的人,最了解深渊。或者说,有时候,深渊的倒影,就是徐伊景。 
李世真爱着的人,长期临渊而视的这个女人,总是具有直击人心、通晓人欲的能力。 
合上电脑,李代表豁然开朗。没想到重来一次,她的爱人,依然愿意做她的恩师,做她黑暗迷茫之中的灯塔。 
 
 
根据提示,李世真代表巧设计划引蛇出洞,挖出集团内鬼,顺利解决了问题。 
个中危险与种种艰辛,也只有她自己知道。可是,事件结束后,保存在李世真心里的,却只有感恩—— 
感谢文在熙会长确实是个正人君子,对得起她一路以来衷心支持;感激徐伊景再一次有意引导,帮她找到了治病良方。 
 
 
数日后,大韩融金举行新项目发表会,文会长神采熠熠,谈笑风生,丝毫不见之前传闻中的萎靡不振。 
用事实说话,李世真达到了目的。到场媒体也都把重点放在了新项目上,她终于松了口气。 
嘴角扬起一个微笑。既然危机已过,她得向帮自己度过危机的人,好好表达谢意才是。 
 
信步离开发布会会场,拨出了一个电话。 
徐会长,我们好像还没有讨论新地标项目的投资额调整问题? 
 
 
 
周末,徐伊景站在金原会所富丽堂皇的大厅里,觉得自己以前好像来过这里。 
她当然来过这里,六年前李世真生日那天,她就是在这儿向李世真求的婚。 
 
既然是谈工作,对方却约在了高档会所,李代表醉翁之意不在酒,徐会长自是明白。 
至于她没有推辞的原因……大概是需要一个答案。 
 
 
前几日整理书柜时,她发现柜角藏着几本书,不是她会看的类型。信手翻开来,有一本书的书页空白处,写满了“徐伊景”三个字。 
清秀娟丽,判断不出是谁的字体,但绝对不属于她认识的人。 
奇怪的是,同样的几个字,能被这个人写出十几种不同的写法,若非有意为之,那么就肯定是在不同的状态下写的。 


其实徐伊景不知道,七年前、想要阻止她登顶的日日夜夜里,李世真是以怎样绝望却坚定的心情,一遍遍写下心上人的名姓。伤心时、醉酒后、想要放弃的前一秒……几乎是凭借着偏执一般的倔强,反复描摹着“徐伊景”。 
描摹着她的图腾。 
 
 
徐伊景来到顶层的旋转餐厅,李世真已经在等她。看到她的身影,对方迅速站了起来,微笑冲她点头示意。 


被笑脸相迎的瞬间,徐伊景灵光乍现——那本写有许多遍她名字的书,叫《海棠花》。 


海棠无香,是因为暗恋情深,怕心上人嗅出其心意,所以舍了自己的芬芳。 
 
 
高跟鞋踩在地毯上,无声无息,徐伊景面无表情,稳步走向李世真。 


像是在,缓缓逼近某个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