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果5000

《战士公主西娜》吹,《不夜城》吹

Die Schwesterliebe/不是姐妹怎么谈恋爱

茄汁浇饭:

设定不是亲姐妹。我一定要吐槽一下假亦真的脑残编剧!还我萌萌的Lauren_(:з」∠)_这人设太特么可怕了otz顺便最后一句话的梗来自指匠情挑。


 


Elsa近来感觉非常苦恼,尤其是像现在,Anna正趴在书桌上不知道在做着什么,只留了一个背影给她的时候。她烦恼的事情在她看来有一点棘手,因为她发现她喜欢上了自己的妹妹——尽管那女孩并不是她的亲妹妹,只是个她父亲从孤儿院里领养来的孩子。


 


Elsa还清清楚楚地记得,小时候她的性格有那么一点点孤僻,所以为了给她找个玩伴,父母就去孤儿院领养了小她三岁的Anna。从那以后Elsa就有了一个妹妹,一个喜欢天天黏着她做她小尾巴的妹妹。


 


这件事情实在是不容易理清楚,因为Elsa只是最近一段时间里才突然意识到自己心里那微妙的变化的。她把这一切的原因都归结到了自己反应迟钝的神经上去了,因为她觉得自己对Anna的感情也许并不是像岩浆那样突然爆发出来的,而是像一瓶长埋在地窖里的红酒如今终于被人取出一样。


 


回想一下过去她们共同度过的十几年时间,从表面上来看无论如何都和普通的姐妹差不多。也许是因为从一开始就知道没有血缘关系,所以就产生了特殊的感情吗?


 


五岁之前的事情Anna已经毫无印象了,她一直以为Elsa就是她的亲姐姐,直到她成年礼的当天晚上她的养父母才告知了她有关身世的真相。其实这完全没有影响到Anna的生活,毕竟她一直觉得现在的生活很美好,尽管父母和姐姐同自己一点血缘关系也没有,可他们的确是某种意义上真正的亲人。


 


所以说把她们两个说成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是完全可以的,她们两个自小就总是形影不离的,当然更准确地说来其实是Anna天天追着Elsa,就像一只甩不掉的小尾巴一样。撇开父母领养Anna本来就是打算改变一下Elsa孤僻沉闷的性格这一初衷以外,Anna本人也特别喜欢缠着Elsa呢。


 


当然啦,Elsa起初总是觉得Anna很黏人,可是时间一久,要是哪一天Anna不在她的耳边聒噪了,她又会觉得心里空空荡荡的,做起事情来也会有点恍惚。说真的,Elsa其实是个非常好静的人,有时候她会恨不得希望自己的世界就像个聋哑人的一样安静,可是她却允许Anna在那里喧哗嬉闹。


 


Anna对于她来说,的确是不一样的。


 


年幼的时候她们会一起玩过家家的游戏,当然,这肯定是Anna强迫她的。她被迫扮演妈妈的角色,而Anna则宣称自己是爸爸。Anna一直都很喜欢趁着玩这游戏的机会亲吻她,虽然只是亲在脸颊上。Elsa起初当然是很抗拒的,可是次数一多她也就放弃了无谓的抵抗。直到现在Anna也非常热衷于偷袭她的额头和脸颊,可是这已经不一样了——Elsa会觉得自己的心跳加速了。


 


在没有意识到自己真正的心意之前Elsa觉得这是非常不可思议的——对一件事感到习惯的话不就该对它没感觉了吗?可是她却对Anna的亲吻产生了不该有的反应,一个姐姐在接受妹妹的亲吻的时候怎么会面红耳赤心跳加速呢?一旦认识到这一点之后她就再也没有办法直视Anna了,想尽了一切办法去避开这样的亲密接触。


 


Anna一直是个动手能力挺强的女孩子,具体体现在烹饪这一点上。Elsa尤其喜欢盯着在厨房里忙碌的Anna看,因为向来大大咧咧的Anna在那个时候脸上的表情总是特别认真的。Elsa并不是不会做饭,可是她总是喜欢变着法子让Anna去下厨。要她说啊,Anna做出来的东西总有种特别的味道,那是独一无二的,只有她才知道的——因为Anna从来没有给别人做过吃的。


 


她们两个的衣柜里有很多风格相似的衣服。每次买衣服的时候,她们两个都会下意识地挑选和对方比较合的衣服来穿。嗯,这样看起来很像情侣装不是吗?


 


有时候Elsa恨不得向全世界昭告Anna是属于她的,就差把这句话印在脸上了。不过这话倒是的确不错,Anna是她的——妹妹。


 


从小到大虽然性格稍微显得有些冷淡孤僻,可是Elsa一直是个很优秀的人,无论做什么都很有自信,但是唯独面对这件事的时候她所有的信心都消失殆尽了。这也不难理解,毕竟她们做了十几年的姐妹,Anna只把她看作是姐姐罢了。她是和自己不一样的——她是十八岁的时候才知道她们其实根本没有任何关系的,所以她怎么会和自己一样生出那么奇怪的情感呢?


 


「Anna,你今天是怎么了,这么安静,哪里不舒服吗?」


 


一直盯着Anna的背影现在才回过神的Elsa留意到她已经趴在桌子上很久了,似乎是在写什么东西。她实在想不出Anna会写些什么东西,以前老师布置的作文Anna都头疼死了,还得自己帮她写,模仿笔迹就不说了,还要模仿她那种幼稚的写作风格。


 


但是Elsa走到Anna身后就发现了她好像已经洋洋洒洒地写了一大张信纸了,内容倒是看不太清楚。不过Anna听见了Elsa的话和脚步声急忙用胳膊把纸遮起来,她转过头有些心虚地看着Elsa。


 


「别看别看!我是在写情书啦。」


 


「情书?」


 


Elsa觉得有些头晕,显然这封情书不可能是给她的,所以说Anna是有了喜欢的男孩子吗?一旦认识到了这一点Elsa觉得自己都没有站立的力气了。可是不知道究竟是出于不甘心还是对Anna真的关心,她想要知道那个能够收到Anna情书的人是什么样的,她总不能让一个不够资格的家伙从她身边抢走Anna。以一个姐姐的立场她是绝对有资格这样关心Anna的。


 


「是给谁的?」


 


「给Kristoff的。是个金头发的高个子,我们中学一个班的,我和你提过的,你还记得吗?」


 


得到了这样准确的回答之后Elsa的心是彻底沉下去了。她一点都不明白为什么她刚刚竟然还在悄悄地期待着这封信其实是给自己的。


 


她经常听Anna提起Kristoff这个名字,想来是个很好的男孩子,他应该会对Anna好的。她记得自己在Anna高中毕业照上看到过那个男孩,看起来也很老实,不像之前那个追求Anna的Hans,一看就是个花心大萝卜,居然还脚踏两条船。幸好这被她及时发现并且阻止了Anna答应他的告白。所以说如果那个人是Kristoff的话,那还不错吧。


 


Elsa,你可以祝福她了,快啊,鼓励她去告白呀,愣着干什么呢?


 


「是啊,我有印象,他是个很好的男孩子,你们两个很般配。要我帮你看看你的情书吗?」


 


「不不不!我自己写就好了,这样比较有诚意。」


 


「好吧,你忙吧。」


 


Elsa说完就落荒而逃了,她躲到了客厅里窝在了沙发上。


 


她果然还是不能接受这样的事情——她在鼓励自己喜欢的人大胆地追求别人。她实在是觉得难过,这种胸闷的感觉让她恨不得立刻沉沉睡去,或许一觉醒来刚刚发生的一切都是梦也说不定呢?简直无处倾诉自己的情绪,Elsa觉得她可能要把自己喜欢上Anna的这个秘密带到坟墓里去了。


 


可是就算她是个非常擅长隐藏情绪的人也不能心平气和地目睹这样的场景——Anna在树下把装在信封里的情书递给了金发的高个男孩,后者拆开查看后像是很快就接受了,然后他们两个人笑着离开了。


 


Elsa站在原地不知所措,捏紧了裙摆呆立了很久才慢慢平复了颤抖的身体,最后迈着沉重的步伐走开了。


 


可是说实在的,Elsa会这么难过她自己有很大一部分原因,谁让她这么没有自信的?她凭什么确定Anna没有对她也生出什么特殊的感情?


 


Anna从小就喜欢Elsa,可是一直碍于身份不敢告诉Elsa,等到知道了她们根本没有血缘关系之后她是真的松了一口气。Elsa难道看不出她的努力吗?有谁会一直黏着不喜欢的人,有谁会只给不喜欢的人做东西吃,有谁会一逮到机会就去亲吻不喜欢的人,有谁会和不喜欢的人穿情侣装啊!


 


因为实在是对Elsa的迟钝和胆怯感到非常不满,她决定想个办法捉弄一下Elsa,顺便确定一下Elsa的心意是否同自己一样。


 


她的计划很简单,就和她的性格一样,一点也经不起推敲——她找了Kristoff假扮男朋友想要瞧瞧Elsa的反应,故意在她面前写情书给他,还要在Elsa看得见的地方上演告白的戏码。这其实挺冒险的,因为Kristoff当时拆开了信封才发现信纸上根本就是用各种字体写的“Elsa”这四个字母。


 


「我真想知道她当时如果看到了这封信会是什么反应。你不怕她看见之后——」


 


「不怕不怕,我当时拿胳膊挡得严严实实的!而且如果她看见了的话,我就当场给她告白嘛!」


 


「你能不能不用这么迂回的办法呀?」


 


「这能怪我嘛,我不是怕她和我感觉不一样嘛。」


 


「只希望你不要弄巧成拙才好呀。」


 


「好啦好啦,你看她看见我们了,快点搂着我。」


 


「遵命!」


 


Anna时不时地回头看看Elsa,可是她只看见Elsa在原地顿了一会儿离开了。其实她在期待着Elsa会冲上来把她拉走,就像上次她阻止自己接受Hans的告白一样。可是这一次她为什么没有冲上来?Anna能感觉到Elsa昨天晚上的祝福简直就是在说“我不喜欢你们两个在一起你不许给他告白”一样,可是她为什么不来阻止自己呢?


 


没有得到想要的结果,于是Anna不甘心地想要再试一次。 


 


「Anna,那是Elsa吗?」


 


Kristoff和Anna并肩在学校的走廊上走着,远远地一眼就望见了Elsa。


 


「是的。来,我们牵手。」


 


「我实在是不想,这是让我做坏人哎。」


 


「你如果不配合的话,那我现在做坏人揍你一顿怎么样?」


 


「真是怕了你了。」


 


Kristoff勉强捉起了Anna的手腕,到底是没敢牵手。


 


Elsa正站在走廊上和几个同学商量着下午去孤儿院看望孤儿的事情,因为Anna和她是一个社团的,她们会一起去的,所以Anna正好也是为了这件事来找Elsa的。但是她一转身就看见了Anna和Kristoff肩并肩朝这边走过来,举止亲昵。那一瞬间她恨不得把怀里的文件都丢掉然后落荒而逃。但是Anna怎么会放过她?


 


「Elsa!我给你介绍一下Kristoff!正式介绍一下!我想你们得好好认识一下。」


 


「不,我想不必了——我知道他很好就可以了。你好,Kristoff。」


 


「你好,Elsa。」


 


「不行!你是我姐姐,理当了解一下我的男朋友才对啊!」


 


那种胸闷的感觉让Elsa都快以为自己是一座即将爆发的火山了。


 


是啊,我是你姐姐。从头至尾你就只是把我当成姐姐。


 


简直难过得要命,Anna从来都是直呼她的名字的,但是现在有男朋友了就改叫做姐姐了?这种莫名其妙的委屈不知道究竟是从何而来的,可是Elsa觉得称呼问题是非常严肃的。


 


「别再叫我姐姐了!」


 


「哎?不叫你姐姐的话我要叫你什么,我亲爱的姐姐?」


 


Elsa只觉得全身麻软,似乎再也没有一丝能够使她正视Anna的力气了。她根本没有一个合适的立场来反驳这句话,所以她还是逃跑了,踩着铃声逃进了走廊尽头的一间教室里。Anna愣在了原地,完全没有料到这句话居然对Elsa产生了巨大的冲击,她匆忙追上去却发现教室里人满为患——Elsa抢走了最后一个座位。


 


她只好走回来把刚刚丢下的书包捡起来不知所措地看着Kristoff,Kristoff却摆摆手无奈地看着她。


 


「我觉得你得好好安抚一下她,刚刚的气氛很不对劲。」


 


「嗯,我会的,我在这等她。你有事的话先去忙啦。」


 


「好的,那我走了。」


 


站在教室外面的Anna努力踮起脚尖想要从墙上的窗户里窥探一下里面的情形,但这都是徒劳的——窗户太高了,她跳起来才能勉强和最低的窗框平齐而已。不知所措的她只好抱着膝盖靠着墙壁坐了下来开始给Elsa发短信。


 


「Elsa。」


 


没反应呢,那就再来一条。


 


「Elsa!」


 


还是没反应。


 


「Elsa!」


 


「你干吗啊我在上课我很忙不要和我发短信。」


 


「喔,我就是确定一下你是不是打算不理我了而已。而且你真的不是随便地跑进了一个教室吗?」


 


「——这就是我上课的教室。等一会我会在这里自习,所以你别和我发短信了,去和Kristoff好好玩吧。」


 


「我不,我要在这等着你。再说了我们下午不是要去孤儿院看Olaf他们吗?」


 


「我不去了。」


 


「Olaf会很失望的!」


 


「没关系,你去不就行了。」


 


「那不一样!你要是不去我也不去了!」


 


「可是你不是一直吵着要去看Olaf?Olaf很喜欢你的,你不去他才更失望。」


 


「我不管,我就在门外等你,等你出来为止。」


 


「你在胡闹什么?我不会出来的。」


 


「我知道你不会出来,所以我就在外面等着,等一会有机会了我就进去找你。」


 


Elsa握着手机不知所措生怕Anna做出什么奇怪的举动然后冲进来。其实她的的确确是进错了教室——她下午没有课。本来她都已经决定了要去孤儿院看望孤儿的,但是现在,她真的很想闹一下脾气不去了。


 


「抱歉Belle,我下午可能去不了孤儿院了。」


 


犹豫了半晌之后Elsa还是发短信给Belle说了一声,她是真的很不好意思。


 


「嗯,我知道,Anna发短信告诉我了,她说她也不去了,没关系。不过你们怎么了?她刚刚可是一直在问我怎么样才能劝你消气呢。」


 


Elsa哑然失笑。的确,这些年来她和Anna从来没有过争执,她从来都不会生Anna的气,Anna当然不知道要怎么才能让自己消气。


 


「嗯,没事,别担心,只是家庭内部矛盾。你们下午好好玩。」


 


「好的。」


 


坐在教室里的Elsa环顾了一下四周,完全不知道该做什么才好,因为她根本听不懂讲台上那个教授讲的课,她不懂这些机械制造之类的事情。但是相比起这个发际线堪忧的教授她更不愿意出去面对Anna,因为她根本都没想好她该以一个什么样的姿态和立场重新沉稳冷静又不过度显露感情地面对Anna。


 


她是真的生气、真的难过、真的伤心,但是她的难过和伤心只能通过这种看似无理取闹的不理睬和逃避来表达。


 


她是真的一点都不愿意看见Anna交男朋友,还为了那个男孩写情书。或许有一天她还会为他做巧克力,那么她就不再是唯一一个吃过Anna做的巧克力的人了。总有一天她得看着某个男孩——也许就是Kristoff,从她身边把Anna夺走,然后他们会结婚生子最后和自己再无一点瓜葛,这么想着她觉得自己难过得都该哭了。


 


一堂课终于结束了,Elsa犹豫着到底要不要出去。她希望Anna已经走了而不是真的如她短信里所说的一样等在外面,直到自己出来为止。


 


但是等她走出教室才发现,Anna的确就在教室外面,靠着墙抱着书包睡着了。看到这一幕Elsa只感到喉咙一紧,觉得自己真是委屈到无以复加了。眼前的这个少女明明害得自己那么难过,她却还是没办法放弃她,让她就这么坐在这里,于是她做了个深呼吸然后蹲下身轻轻拍了拍Anna的肩膀。Anna立刻就醒了过来,她都还没来得及站起来就赶紧抱住了Elsa。Elsa却并不打算挣脱,因为说不定以后拥抱会变成非常奢侈的事情呢。


 


「我还以为你一辈子都不理我了。」


 


「没有,我只是——只是自己生闷气而已,你不用管我的。」


 


「我当然要管!因为你是我的——」


 


「别说了,我们回家吧?」


 


Elsa急忙堵住了Anna的话头,生怕姐姐那两个字再从她嘴里冒出来。


 


「我就是要说!」


 


Anna很不满地站起来,Elsa被她攥着手没有办法只好也跟着站起来。


 


「你生闷气我当然要管你,因为你是我喜欢的人!」


 


「你在说什么——你不懂你说的话是什么意思是不是?你的喜欢只是——」


 


「我很确定我明白我自己是在说什么。我做了那么多的蠢事都是想要确定你的心意,可是你只知道逃避,就算你不喜欢我你也跟我说一声啊,一直躲着我很有意思吗?」


 


Elsa手足无措地看着Anna,这要她说什么才好?这个发展完全超出了她的预料,但是却是朝着她希望和幻想的方向去的,这简直像在做梦一样。她没想到Anna竟然和她抱有相同的感情,原本她是真的以为Anna只把她当做姐姐再无他想。她对此没有任何信心,可是现在——


 


对了,那么一切都能解释了。所以Anna才会总是不知疲倦地缠着自己,总是乐意给自己做出各种各样的好吃的,总是乐意和自己分享秘密,总是兴高采烈地和自己穿上情侣装,总是无论有多忙都肯等着自己。更何况恋人之间该有的亲密她们都有,包括亲吻和拥抱。


 


心里的大石头好像变得粉碎然后被风吹走了,但是Elsa实在还有一个问题不明白。


 


「既然如此,我还有一个问题。」


 


「是什么?」


 


「那封情书你不是给Kristoff的吧?」


 


「是呀,其实是给你的。」


 


「那么你究竟在那封情书里写了什么?」


 


「那里面写的都是我在诉说,我有多么的渴望你,多么的喜欢你。」

评论

热度(70)

  1. 坚果5000茄汁浇饭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