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果5000

《战士公主西娜》吹,《不夜城》吹

【一元cp】亲爱的李太太

天海抖M:

(伪虐真糖)


(本文的宗旨是:一切不以发糖为目的的虐都是耍流氓)


(话说为什么从几年前刚写同人文的时候起,我就是个虐无能呢……我也很想成功地虐一回啊……对手指)


——————————————————————————————




徐伊景收拾好行李,拍拍床上被窝里那个人丰满的屁股:“都几点了还不起床?”


“好困,再让我睡会儿…”


“昨天是谁说今天送我去机场的?”


“昨晚是谁说只做一次就睡觉的?”




徐伊景耸了耸肩,难得服软:“那我走了,你再休息会儿吧。”


说完正要离开,床上又传来了迷迷糊糊的声音:“你没忘吧?”


徐伊景想逗逗这只兔子:“忘记什么?”


李世真拼了全身力气睁开眼,半起身,若有所思地看着她:“我说,伊景你是不是老年健忘症提前了 ……”


“是啊,提前了,所以你万分期待的限量版手办,我不会记得给你买的。再见。”




徐伊景假装生气了,所以今天份的亲亲就别想了,世真重新倒进被子里,深吸了一口气,枕被间还留着伊景身上好闻的气息,她嘴角上扬,陷入又一轮补眠。




如果当时的李世真知道,那句佯装生气的“再见”将成为她和徐伊景的诀别,她一定会不管多困倦都努力起床,亲自送徐伊景出差。


至少,留一个缠绵至死的吻别。




今日凌晨五点十三分,徐伊景乘坐的从美国洛杉矶返回日本大阪的航班,飞行途中突然失联,半小时后,飞机发动机起火爆炸、随后坠入太平洋西岸,机上人员全部遇难。




茫然站在机场贵宾室的李世真,心里正经历一场海啸引发的地震,她的信仰、她的挚爱、她所钟情并迷恋的一切,都在迅速分崩离析,深深的无力感灌入她的四肢百骸,使她几乎站立不住。


身边到处是焦急万分的遇难者家属,许多人已经忍不住悲痛得放声哭泣。世真却像陷入了无声世界,什么都听不见,一切都和她无关,只顾手里紧紧攥着机上乘客名单,仿佛是抓着救命的最后一根稻草…


可惜,名单上,“徐伊景”赫然在列。




金作家担心地看着她,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世真,因为自己也无助而悲伤,她多想抱着世真大哭一场, 让彼此的情绪有个出口。可是看起来世真已经把自己隔绝到一个没人能靠近的空间里,金作家一下瘫坐在座位上,默默流泪。




李世真忽然想起什么似的开始疯狂找手机打电话 ,不过那头始终是冰冷的声音“您拨叫的用户已关机”,换个号码再打也是一样。无数次的呼叫,无数次的绝望。


李世真终于知道,徐伊景的手机屏幕上,再也不会亮起她偷偷给她改的三字昵称了。




除了乘坐飞机,徐伊景手机从不关机,以前是为了不耽误工作,后来是为了让李世真随时可以找到她 。她甚至还为她专门启用了一个新手机号码,只属于她们俩的号码。




当时世真存了那个号码后,撒娇问她:“给你备注什么昵称比较好呢?”


徐伊景看起来毫不在乎:“随便。”


世真想了想:“'亲爱的',你觉得怎么样?”


徐伊景的脸非常不明显的红了一下:“肉麻。”


李世真最后备注了“代表nim”,她对她最初的称谓 。




人道不忘初心,方得始终,可他们一定是骗人的 。我李世真从未敢忘记初心,为什么依然和徐伊景不得善终呢……




她手机里还存着徐伊景发给她的最后一条短信:“手办买到了,没想到这么幼稚的东西却有那么多人痴迷啊,现场很热闹,世真你真应该亲自过来看看 。很快我就返航了,等回去再跟你详细说吧。晚安:)”




徐伊景在世真的逼迫下刚刚学会发颜文字,运用还不熟练,但她最近都会努力记得在每次短信最后加一个笑脸。




身边朋友时常觉得徐伊景不够爱她,至少爱得不像她爱徐伊景的程度那样深。时间久了,世真自己难免也会怀疑,如果不是我一厢情愿追的紧,伊景好像也不是非我不可。


毕竟徐伊景从来也没说过她爱李世真。一切仿佛只是习惯,只是死缠烂打后的半推半就,只是一个玩弄钱权已倦的女人、对感情的无可无不可。




然而短信末尾表示微笑的颜文字异常刺眼,世真死死盯着它,终于可以肯定。


其实徐伊景那么爱她,其爱深沉如海,从不逊色于李世真。




从相逢到相守,冷漠淡然的徐伊景逐渐学会了关心爱护,连一元钱都视若神明却愿意对李世真倾囊相赠,辛苦筹谋打下的天下也曾想拱手送她,心胸盈满万千计策的女王、笨拙地学着用小小的颜文字向爱人表达心情……


工作计划安排的再满,也要挤出时间从纽约转机去洛杉矶,替没法亲自去的世真,买一个自己觉得非常幼稚的限量版手办。




世真拿着手机的手脱力垂落身侧。她遭受了上苍的惩罚,惩罚她怀疑伊景不够爱她,于是将她打下十八层地狱。


这就是你说的地狱吗…… 一个只要爱上你我的世界就会变样的地狱……你说对了,一个再也没有徐伊景的世界,确实是人间地狱… …




原来生离死别是这种感觉啊,明明被她骂被她怼的时候远多于柔情蜜意的时刻,明明她不在自己身边的岁月远长于相亲相爱的光阴,可脑子里连篇浮现的,全是徐伊景的笑,徐伊景的纵容,徐伊景对她的倾心教护与深情厚意。




李世真闭上眼,不知怎的,眼前全是徐伊景的眼睛 。


一双凤眼,画了眼线,眉梢便一路微扬,带着些凌厉的霸道或者妩媚的风情;若是素颜,就容易随着她的笑而眯成一线,眉眼弯弯、杀气顿减。


这双眼睛看李世真的第一眼,引起的那点欲望之火 ,只是极纯的小簇火苗,却在以后漫长时光里,烧明了流水远山,照明了春花秋叶,点亮了李世真的整个世界。




现在,全世界都晦暗下来。


短暂的相爱时光像一层糖衣,包裹了过往痛苦阴暗 ,掩饰了生命的辛酸苦难,叫李世真忘了,她原本过的,就是一无所有的人生。


失去了徐伊景的李世真,到头来依然两手空空。




她抱着头狼狈蹲下,无比后悔:如果不是我恳求伊景去洛杉矶帮我买东西,她就不会乘坐这个班次,可以三天前就直接从纽约回来,高高兴兴和我一起回家。现在她再也回不来,我也无家可归了……


心中有把刀割的她生疼,可她哭不出来,好像哭了就是认输,哭了徐伊景就真的永远回不来。她只能一百遍一千遍撕心裂肺地自我诘问:


伊景啊 对不起,对不起 伊景,为什么航班失事的不是我,为什么死掉的那个不是我?






“世真呐。”熟悉的声线,像是从另一个时空传来。




是幻觉吧,李世真已经万念俱灰。从刚才起,她隐隐听到金作家和一个人在说话,后来就没了动静,根本没有注意是谁,失去挚爱的剧痛让她丧失了注意力的敏感度。




直到有人摸上她的头顶,真实存在的触感,千真万确的温柔:“李世真。”


跟着动作声音映入眼帘的,是徐伊景的黑色西裤与卡其风衣下摆,当然还有李世真给她买的酒红色高跟鞋。




李世真止住了颤栗,抬手死死抓住摸她头顶的那只手,却不敢抬头。她颤抖着去摸那只手的无名指,想确认些什么。


戒指。一枚镶嵌着一元硬币形状钻石的婚戒。


没错,是徐伊景,她的徐伊景。




徐伊景看着眼前这个浑身发抖却不自知的女人,委实心疼。她刚从机场出口出来就发现这儿聚集了一大群人,看上去都很悲伤的样子,一打听才知道是前一班航班失事了。


心有余悸 庆幸万分不过一分钟,立刻意识到一个更严重的问题:我的小家伙,一定吓坏了。


环顾四周,就看到了瘫坐愣神的金作家,和抱着脑袋撕扯头发的李世真。




世真站起来抱住她,用尽全身的气力抱住她。扑过去的动作太猛,涌上来的情绪太浓,拥抱所含的爱意太汹涌。


徐伊景手里的包没拿稳,掉在地上。“咚”的一声,李世真悬在空中反复凌迟的心,跟着包,一起落了地。




一直拼命压抑着自己的世真,终于肯哭出声来,断断续续问:“你怎么……你不是……怎么会……”


“我本来都上了飞机,可是美国分公司的助理给我打电话,说你喜欢的那个美国作家要办签名会,正好也在LA。我没来的及通知你们就下了飞机赶去签售现场,谁知道现场人太多,我刚到那手机就被挤掉在地上,摔坏了。”


怀里的人眼睛像关不住的水龙头:“那你为什么不用别人电话打给我?”


“当时日本时间是深夜,我怕打扰你休息。给你发了消息的,没看到?”


李世真这几天也是工作忙到昏天黑地,期间手机进了无数条消息,陌生号码发来的,她并没有注意。


想到也许是自己的疏忽导致的乌龙,李世真觉得不好意思了,懊悔、庆幸、欣喜若狂,一时百感交集,结果把头埋得更深,哭得更凶。




徐伊景无可奈何,安慰人什么的她最不擅长了。可怀里是不得不安慰的爱人哪,她上下摩挲着她家小家伙的后背,感受着她偏低的体温:“出门怎么不多穿点儿,今天大阪多冷……”


见她不出声,只好继续说:“唉,好不容易腾出时间去一次洛杉矶,能一下帮你拿到两件宝贝,我以为你会开心呢。”




“什么宝贝啊我才不稀罕,我稀罕的是……”被眼泪鼻涕噎的,世真几乎说不出完整的话。


徐伊景笑了,那么肉麻的话,还好她没说出来,不然这大庭广众之下,两个大高个子要躲去哪里。




“世真呐,周围很多人都在看我们啊……”真实情况是她被李世真勒的喘不过气了。


“没关系,反正我脸埋在你肩上,大家看到的也只是你而已。”


徐伊景忽然后悔今天穿了高跟鞋,天生是同样的身高,现在自己却整整高出世真八公分,让她有机可乘。


但她很快莞尔:不错么,开始调侃我了,看来已渐渐平复了情绪。


也罢,就这样抱着吧,一个多礼拜没见,徐伊景还挺想念世真的。




欢声笑语时,渴望活力纵横一生年少;拥抱彼此时,期盼天长地久伊世偕老。


真好。




“对了,我手机里的备注是不是你改的?”徐会长突然想起一个严肃的问题。


“嗯。”李世真还在致力于偷偷把鼻涕泪水什么的都蹭到徐伊景身上。


“……”早就察觉到她的动作,伊景心里默默翻了一个白眼。


无妨,反正在她们家,负责收拾衣物拿去清洗的是李世真。




“不喜欢那个称呼吗?”世真迟疑地问。


“改都改了,我不想浪费时间改回去。”李世真明白这句话翻译过来就是“当然喜欢”。




其实也没什么,只不过是前几天徐伊景想找世真的号码打给她时,通讯录显示的并不是她熟悉的“李世真”,而是……


“亲爱的”。




李世真终于肯放开徐伊景,红红的眼使她看起来更像一只兔子。


徐伊景用手指去抹她的泪花:“不许哭了,金作家看了会以为我又欺负你了。”


对方听话地绽开一个笑:“好,我不哭了。”




李世真轻抚上徐伊景的眉眼,摸着这个失而复得的绝世珍宝,恢复了明朗的笑容:


“欢迎回来,李太太。”






The end






【作者碎碎念:呐,现在知道这篇渣作为啥叫亲爱的李太太了嘛?】




【觉得甜的请举左手,觉得虐的请举右手。觉得既不甜也不虐的,嘤嘤,放学别走。】





评论(5)

热度(226)

  1. 不缺水的三水天海抖M 转载了此文字
  2. 知足の小草天海抖M 转载了此文字
    已得允许 如需再转请询问原作者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