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果5000

《战士公主西娜》吹,《不夜城》吹

(正剧向虐)如果你也疼过,请告诉我有多疼【下】

最苏的求婚

单裔路:

终于写完了......长还是长,但好歹这次不需要下篇见了。


祝各位阅读愉快。




—————————————————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放下李世真这边的情况,我们说说徐伊景。




徐伊景飞回韩国和李世真进行了那场对话的时间,是理事出院的前一天。看到理事情况已经稳定下来,金作家也说会料理好出院手续的一系列事宜,徐伊景决定先回去处理她未完结的另一个问题。


结果,就变成了那样。


“吵架”远非她的本意,她是想心平气和的解决这件事的。虽然不会哄人,但知道李世真这次并不那么容易消气的徐伊景,选择先开口承认了自己的失误,为数不多的。


自己确实觉得李世真在这次生意上付出的心血巨大,加上当时并没有去想万一理事撑不过去会怎样,两条加在一起才是她没有第一时间通知李世真的原因。这样条理清晰的一条条理由摆过去,对方应该没有不接受道歉的道理,因为这分明已经是在低头了。


嗯,站在她自己的立场上说是这样。


实际上,道歉应该用“这是我的错”而不是“这次是我的失误”作为开头,这是普通人的常识。因为失误这个词,听起来就让人火大。可惜徐伊景不是普通人,所以徐伊景不知道。她罗列出的那些所谓条理清晰的理由,更是会被李世真当成颠倒黑白的诡辩,这她就更不知道。




然后就被李世真的一句“生意重要还是人命重要”打乱了全盘的思路,自己只好沉默。没有想过这个问题的答案,除了沉默还能怎么办。


结果那人的下一句就变成了“你认为我会把钱看得比什么都重么”。虽然这话及时刹住了车,但徐伊景觉得分明没有说完,一定还有下半句,比如,“像你一样”之类的。


那能怎么办,因为这句带有人身攻击意味的话而站起来打李世真一顿吗?还是翻脸走人?并不能。那不是只能继续沉默。


沉默本来只是自己想要平息对方怒火的隐忍做法,后来却变成彻底没有开口的必要,在那人说完你们才是一家人之后。


也行。




本来世计划带消了气的李世真回日本老宅呆个十天半个月陪陪理事的。


她知道李世真的欧洲合作事项有在正轨上发展,哪怕不用卓通风报信。谈判进行的还算顺利,已经把大方向定好的李世真,接下来的工作并没有那么忙了,她手底下的人虽然做不了决策层面的事务,但推进个后续还是绰绰有余的。徐伊景抱着这样的心思筹划了一切。


李世真想要去看理事不是么?那就去啊。自己带她去。


可惜计划赶不上变化。


于是在李世真摔门离开的第二天早上,徐伊景也收拾了一下行李回了日本。


走之前没给李世真打电话。自己既然说要彼此冷静一下,那么暂时的离开也没什么不妥。而且理事那边,确实需要人照顾。她知道卓一定会在自己回日本之后从作家那里听到消息,所以间接地也就等于李世真知道了。那么,知道了的那人,又会做出怎样的反应?徐伊景拿不准。




…………






回到老宅的时候,金作家正在指挥佣人打扫房子。虽然本来也很干净,但为了迎接理事出院,除尘是必要的。


“把理事身上的那些病痛都一起扫出去”,金作家一边推着理事走过来一边说。


看到坐在轮椅上血色更差了的理事,徐伊景心情并不好。理事一直在她身边,比作家还要早。十五岁的时候作家才加入日韩金融,但自从她懂事开始,理事就在了。一开始是“小姐”“小姐”的叫她,后来就慢慢成了“代表” 的叫法,而且也没有改回去的迹象。没什么问题,毕竟是上下级的关系,自己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


直到在医院里过了昏迷期的理事看到站在病床旁的徐伊景,重新叫了她一声“小姐”,她才感觉,理事可能不会再是【理事】了。


是时候让他退休了,徐伊景把这件事提上了日程。


没有人事变动声明,没有欢送会,只是得到徐伊景的首肯,赵理事从服务了一辈子的日韩金融退了下来。


剩下的日子就请照顾好自己的身体。徐伊景是这么跟他说的。


知道徐伊景不善言辞,这已经是她能表达的全部关切。理事并没说多余的话,点点头答应了。




…………




金作家把理事推到庭院一角的凉亭里,跟徐伊景说着让她和理事先坐着等等,她去泡香草茶,然后小碎步着转身离开。




【小姐,其实多晒晒太阳是有好处的,我现在才发现】徐伊景在他对面坐定后,理事开口说。


【理事喜欢晒太阳以后就多晒晒,对身体有好处】


【我现在也不是理事了啊小姐】


【叫了半辈子了,改不了口了】


【那就不用改了】赵理事很轻松的笑了,【本来也是打算在这个位置上干到干不动就退休,这样也好,它提前替我下决定了】说着指指自己的心脏。


【……这些年让您操劳了】


【哪的话。能跟着会长做事我何其骄傲啊,跟着小姐也一样,不,应该说,更骄傲才对】是那种看着成器后辈的眼神。


【…….】突如其来的赞扬,徐伊景不知怎么回答就转移了话题,


【理事这次住院…..金作家吓坏了】


【只是她吗?我还以为小姐也吓坏了呢】理事勾起嘴角,


【开个玩笑。也多亏了金作家,不然可能直接就躺墓地里了也不一定】


【不会的】徐伊景抬头,直视理事的眼睛,自己才不会让这种情况发生。


【谁知道呢,我也没想到好好地身体说垮就垮了。啊,可能是还年轻时候欠下的债吧】


【我问过医生了,只要好好保养就没有问题。稀血的药要记得按时吃】


【嗯,就算我不想吃,金作家也会督促我的,小姐不用担心】想了想关于自己身体的话题可以结束了,理事想问点别的。


【小姐....这次因为我的事,和世真小姐闹矛盾了吧】


【……】理事也知道了吗,一定是金作家说的。


【别怪作家,她也是关心则乱。如果需要的话,我可以跟世真小姐谈谈】理事看穿了徐伊景沉默的理由。


【不用的,她.....只是需要时间。想好了她会来的】


【小姐啊,你不叫她,她又怎么会来呢。世真小姐也不是容易低头的人啊。这点倒是和你很像】


【……】自己不叫她她就不会来吗?那如果自己开了口她也不来呢?那时候又要怎么办?徐伊景陷入了沉思。


【我也只是随便多说两句,小姐自己想好就好】赵理事觉得话说到这里就可以了。小姐那么聪明的人,总该一点就通。




说话的时候,金作家端着茶盘走过来了。




【代表nim,日本的水土和韩国还是不一样呢,种植出来的香草味道应该更好些,您尝尝】金作家放下托盘,先递给徐伊景一杯茶。


【谢谢,作家的手艺一直很好这我知道的】接过茶抿了一口,果然香气是要更厚重些,情绪不觉好了点。


【理事这杯是你的,喝点茶对身体有好处,养生】说着递过赵理事的那杯,然后转身落座。


【啊,我还没老呢,不要一直叫我养生养生的啊作家nim】理事调侃着开口,却也乖乖的接过喝了一口。


【开玩笑,你以为光是养生呢。从现在开始要24小时监督你,省的你连药都不吃】


赵理事闻言给了徐伊景一个“你看我说什么来着”的眼神。徐伊景莞尔一笑,她本也知道作家会上心的。




三人静静喝茶,一时无言。




【代表nim】金作家本来一脸享受的尝着自己的手艺,突然像是想起来什么,【这次回来您打算住多久啊,什么时候回韩国】


她其实是想问徐伊景和李世真的关系破冰了没有,毕竟那天世真xi一脸冷漠的从医院离开,自己都看在眼里了。忍不住自己好奇心的金作家想知道从那以后,事情有没有缓和。


【……】


为什么每个人都在问和李世真和好了没有。自己看起来像是处理不好感情问题的人吗。




像。




【代表nim,我说句实话你不要生气哦。这次的事情啊,其实就是你不对嘛,跟世真xi好好解释解释,偶尔低头不丢人的】


可是自己已经解释过了啊。却被那人以更决绝的语言回应了。


【世真xi是个很心软的人呢,代表nim你实在不行的就撒个娇】金作家一脸“谈恋爱怎么还要我教你”的表情。


【作家nim,喝茶吧】徐伊景给了她一记眼刀,示意她可以收声了。


这才不是什么可以撒娇耍赖的事,自己根本不会这么做。


即使那种方法真的有用,那么如果还有下次呢?


两人在这件事上的不和才不是打仓鼠的游戏,冒头了按下去就可以。


不从源头上把问题解决了,那么不管是李世真还是自己,都无法有信心说以后不会出现同样的情况。


那么就等待吧,如果还有缘分的话。




【理事的出院手续,一切还都顺利吗】当下不想再纠结于此的徐伊景巧妙地转到了下一个话题。


【哦,倒也没什么问题,只是院方听要出院的时候让家属签责任同意书,麻烦了一点】金作家说。




赵理事昏迷被送上救护车的时候,是金作家陪着他的。当时虽然也马上给徐伊景去了电话,但毕竟她人在韩国,这边的情况不在她的控制范围之内。理事被推进手术室马上要动手术,就需要有家属签字,可是一直未婚既没有子女又没有别的亲属的赵理事,要上哪里去找家属。


当时自己就在电话这头,听着金作家跟医生据理力争。


【我是他的关系人,为什么不能签】金作家问。


【一般情况下需要配偶,亲属或法定代理人才能签署手术同意书,不能找病人的家属来签吗】虽然法律上说关系人也在此列,可界定起来实在模糊。并没遇到过这种情况的医生是这么回答她的。


【我就是他的亲属,从法律的关系上讲,我们是同居关系】是,确实是,如果室友也算的话。


【那么……】医生还在犹豫。


【同意书拿过来,你不是需要有人负责任吗,我负】说着利落的抢过医生手里的薄薄几张纸,不犹豫的在上面签上自己的名字。【现在请去做手术,时间不等人。拜托了】金作家的表情难得严肃,一边说一边对医生鞠了一躬。




这一切发生的时候,徐伊景都知道。作家是个可靠的人。




即使是自己在,她想签字也是会被问到这样的问题。毕竟不是血缘上的亲属关系,哪怕已经活成了一家人。




..........




【出院的签字,也是金作家签的吗?】徐伊景问。


【是啊,我一醒来她就逼着我签了那份医疗责任代理人的委托书,所以出院的时候字当然是她签的。也不知道是在急什么】赵理事接过了话。


【代理人啊……】徐伊景有点懊恼自己没有想到这个,早就应该把作家和理事的医疗代理人资格签署到自己名下。


可是她那时在韩国,如果当初真的这么做了,那岂不是耽误了赵理事的抢救时间。也罢,金作家毕竟一直和理事待在一起,有她来做决定,自己不会不放心的。




说起来,当时父亲去世的时候,自己根本没赶得及见他最后一面吗。那时的手术同意书,是谁签的?自己好像从来没问过,在和张泰俊周旋过后终于回到日本的徐伊景,面对的是父亲冷冰冰的尸体。已经是丧主问这些也并不再有什么必要,都已经错过了。




不,应该说,




就这么错过了。




见父亲最后一面的机会。






……为什么,突然之间,觉得自己好像弄懂了李世真的愤怒从何而来。


原来是这种心情啊。


李世真,是抱着这种心情在跟自己发火的啊。


可是自己却想,劝她理智一点。


【生意重要还是人命重要】,自己那时,真的把生意和人命放在天平的两端来比量了,无意识的。


就这么下意识的拿来对比,然后轻易地替那人下了决定。


自己原来做了这么不可原谅的事。




…………






徐伊景离开的第七天,欧洲那边终于传来了好消息,李世真的心情难得的敞亮了些许。


终于,算是拿下了。


自己筹划了这么久,中间还一度出现插曲的生意,到底是尘埃落定了。终于不用再日思夜想一刻不停的工作了。这种心情,像是终于被哈德斯宽恕了的西西弗斯,不用再鬼打墙般推石上山。


可是一瞬间有些失落,想要分享好消息却找不到那个人的心情。


卓脸上的表情欢腾极了,如果不是因为李世真现在目空一切如老僧入定般的神态,他一定会上去给她个拥抱。


不过这个人的表情,是怎么回事,高兴好像不应该是这样的吧。


【呀,李世真!能不能给我个积极点的反应啊,拿下了啊!你听到没有,欧洲市场的推广,谈妥了。你这一脸丧相不应该的吧!】




欧洲……欧洲的,嗯,当时说好的欧洲十六国是哪些来着。芬兰,丹麦,冰岛,挪威,比利时,法国,爱尔兰,荷兰,德国,奥地利,匈牙利,西班牙,葡萄牙.........一个一个数过去,发现自己卡壳了的李世真突然想不到还有哪些。


啊,英国,意大利,梵蒂冈.......不想数到这三个,会勾起自己不好的回忆吧别数下去了,好不容易才能几个小时不想徐伊景,别又给自己找事了。


卓一脸“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我现在是不是挺多余呢”的表情开口,【李世真,你能别待在办公室里了么,你整个人都要长毛了!】


【不呆在办公室?那我去哪?】


【随便啊,我是不管你了,这么大的生意都谈完了,我反正是要求放假的,带薪的啊李世真】


卓说完潇洒的转身要走。


走之前还是忍不住多说了一句,【实在不行的你就去欧洲玩一圈嘛,上次去是谈生意估计你也没空转】


去欧洲么,去和那人约好了的欧洲么,自己。


要去吗?




…………




去。


等着那人挽回自己不如就去和那人约好过的地方等,给自己鼓劲的李世真心想。


就把心敞开了伤,一个人一个一个景点的走过去,把所有想要和那人一起制造回忆的地方都踏遍,既然已经承诺过了,那么一个人也要去。


李世真瞬间给自己定了一张去伦敦的机票,12小时后出发。






可是如果在游遍十六国之后还没等到她的挽回怎么办,李世真不知道。






—————————————————




英国西敏寺




从那座哥特式风格的天主大教堂出来后,李世真略微有些遗憾。教堂内部不允许拍照,而导游的解说又程式化的缺乏趣味,自己不知道这种观光式的游览是不是有些无意义。


如果那人在的话就好了。她懂得那么多,一定会比导游解说的更好。


在泰晤士河边上漫步的李世真,最终买了一张观光游艇的船票。大概除了能从不同角度看看大笨钟和伦敦眼之外,不用动腿的让轮船载着自己略过伦敦的各个景点,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登船后找到自己的座位,导游用着配合进程的语速讲解着泰晤士河沿岸的风光,优雅的伦敦腔听起来还真是,一如既往的无趣啊。


其实不是的,无趣的只是李世真而已。


你看隔壁座的那对也长着亚洲脸的情侣就甘之如饴。听着他们说着自己听不懂的语言兴奋地交流着,大概,是中国人吧。


真好啊,一会十指相扣一会窃窃私语的,好像周遭的事都和他们无关。


是无关的吧。恋爱中的人,全世界的纷扰都与他们无关。




…………




从游艇上下来,天已经泛起暗色了。李世真拿不准这种时候是该去附近的酒吧喝一杯还是应该自己回酒店倒头睡死。累倒是不累,可架不住心乏啊。


一想到接下来自己还有那么多天的行程要走,那么多国家要去,李世真就忍不住的四肢乏力。


自己到底是中了什么邪才非要来欧洲啊。


回酒店吧还是,毕竟是孤身一人在外,直接叫客房服务送酒上来不就好了。总比自己控制不住直接醉倒在异国的酒吧里来的妥当的多。




…………




打电话要求酒店两小时后送餐和酒上来的李世真,决定先洗个澡。


转了一天了之后也只有回酒店的这一小点时间能让自己稍微开心一点,既然如此,当时随便选个就近的酒店直接睡它一周不就好了,自己怎么早就没想到。


浴缸里的水漫过身体的时候,李世真这样想。


为了能泡个澡,自己刚才把整个浴缸又刷了一遍,别提有多心累了。


可是没办法,总感觉,酒店哪怕是星级再高,也并不那么卫生。


说好的两个小时如约而至,客房服务在外敲门。


终于泡走了一身疲乏的李世真,穿上浴袍去开门。






…………






酒店服务生面带微笑的推着餐车进来,愉快的说着“evening,madam”和自己打招呼。李世真转身去拿钱包给小费,递给那人的时候收到了一句“thank u,I appreciate that  ”,也只是微微颔首的没有说话。


金发碧眼的服务生大概也看出来这位客人的情绪不佳,说完“have a nice one”之后,并没有更多交流的离开了。


李世真不想说话。


自己只想赶紧喝完酒然后去睡觉。


因为要去的地方还很多,所以想要睡个好觉。




红酒已经醒好,给自己猛倒了一杯的李世真突然有些怀念韩国的烧酒。


要那么多形式主义干什么呢。醒酒啊,不同的红酒杯啊,还有用来搭配红酒的不同餐食,自己现在根本无暇去想那些无用的餐桌礼仪。


什么酒都好,只要能醉的酒,都是好酒。


可是没如她所愿的。


喝完酒的李世真,并没醉,而是做了一夜的梦。


梦里的徐伊景,留给她是背影,没有回头。




第二天只能顶着更深的黑眼圈踏上她的下一段旅程。




因为行程还很赶。




就这样抱着既不是度假又不是工作的心不停赶路,又是何必呢。




…………




接下来的行程变得既简洁又赘述,其实两个词并不矛盾。


自己走过了不同的国家,城市,做着完全相同的事。跟着导游逛景点,一个人转大街小巷,喝酒喝到醉或者不醉,然后做一场有徐伊景或者没有徐伊景出现的梦,有时会哭醒,有时不会。手机安静的仿佛坏掉,没有那人的电话,没有那人的短信。


一切如常,可以说过了十五天,或者自己在一个闭合的圆圈里重复过了十五次同一天,没差。




半个月后终于来到旅程最后一站的北欧丹麦,李世真松了一口气。




终于是时候结束这场折磨了么。


那人,还是没有消息。




…………




号称“全球最适宜人类居住”的哥本哈根,拥有着许多个分别形成于不同时代的城区。李世真从螺旋楼梯爬上救世堂的塔顶,俯瞰着哥本哈根市中心时,发现整个街景也不过只有这么点大。


还是欧洲好啊,五步一楼十步一阁的,一天之内就能品味到不同时期的特色,对于自己这种外国游客也算是新鲜了,毕竟韩国本身并没有这么多悠久的历史建筑。




韩国......在这里结束后,就是时候回去了吧。


回去之后,也就这样了吧。


不想去想,像是做了十五天噩梦之后的自己,回到韩国还要做多久。


那人不会来了,这本身就是一场噩梦。




…………




回到酒店之后收拾好了自己的行李箱,把护照和钱包等等都放进去,看了看挂在衣柜里的浴袍,决定还是不要拿走了。


那是她从韩国带了一路的,自己和徐伊景同款的浴袍,就留在这里吧。


整理了一下看周围有没有遗漏的东西,明天一早还要赶飞机,自己不想到时候手忙脚乱。




做完这一切之后在床脚轻轻坐下了。




垫子陷下去一角来承担李世真的重量。这个重量相较之前减轻了好多,是快要脱离人形的痩法。


多好,多少小姑娘为了减肥费心竭力,自己这么轻松的就做到了。


双手交叉在一起的掩上额头,李世真把眼睛闭起来感受自己冰凉的手掌扶上眼皮的触感。




这场浩劫算是结束了。




自己跟自己较劲,跟徐伊景较劲,跟对错黑白较劲,错了吗?


到底是自己做错了吗?


自己和那个人,到底是缘分尽了吧。




…………




…………




…………






【叩叩叩】门外响起敲门声。




记得自己没有叫客房服务的李世真不情愿的起身去开门,想要告诉门外的服务员,最好不要烦一个正在失恋的人,这样很不道德。




打开门。




然后门外出现了一张脸。




久违了的,




很想念很想念,




想的快要死掉可是梦里一直都没回头的那张脸。




那张脸上的表情是一如既往地没有表情。




徐伊景站在她的门口。




站在现在正在丹麦的,结束了十五天折磨的,哀莫大于心死的,自己的门口。




眼泪就那么掉下来了,虽然她自己根本没察觉到。




【你.......来……做什........什么】狼狈的委屈的不受控制的眼泪就这么打乱自己的呼吸。她也想控制,可是她无法控制。徐伊景想清楚了吗?她现在才想清楚吗?不对,她终于想清楚了吗?为什么让自己等了这么久。居然,就真的让自己等了这么久。




【来带你走】




—————————————————








写在后面的话




这个故事,在我尝试了很多条不同思路的路线之后,终于最后决定了是这一个。辗转纠结了很久。


这该不该是一个BE的故事,是我想的最多的。


我不知道你们会不会以为兔子在伦敦回酒店的时候老徐会出现,然后两人一系列不可描述之后就和好了。


如果你们有这么想过,那么恭喜,并不会,因为我也这么想过,但被我自己否决了。


就是如此反套路如此纠结。


战线拉那么老长我才不会就那样让俩人见面的。冲突搭建了那么久我也不会让她俩一炮泯恩仇的。丧心病狂如我。(微笑)


还有上篇评论里想看老徐思念兔子的,我直接把她发到兔子面前了我就问你走不走心。


接下来都是我的赘述。


为了写这篇其实又重刷了很多遍不夜城。想要去琢磨每一个人物的性格,理事的,作家的,玛丽的,种种。不只是两位主角,不夜城这部剧里每个人物都很精彩。


关于不夜城的开放式结局其实我一直耿耿于怀,徐伊景得到了什么,放下了什么,会不会和李世真在一起,如果在一起那么她会不会变得不一样。李世真她的事业,她的追赶,她整个人和徐伊景明显存在的不契合的点,如果在一起会不会成为矛盾,这些我都想知道,可是没有答案。


所以也好,作为一个cp粉,开放式结局就撸起袖子自己写。


虽然说写的.......一言难尽,可是满足了我一直没有被解答的执念。


感谢各位的陪伴,和我一起见证了一个一开始只是构思,然后变成虐,一度难产又终于生出来了的故事。(这特么都是什么比喻)


在我的构想里,她俩最终在一起了。


我说的最,终。


是解决完价值观上的不统一之后的事了。


至于怎么解决,你接着往下看啊~~~~(读到这千万别打我!要打也别打脸!)










—————————————————






【都不邀请我进去吗】徐伊景说。


【……】哭到不能自已的李世真侧身让开门,把那人迎了进来。




坐定后的两人相对无言了很久,徐伊景在等着李世真平复情绪,她抽抽搭搭的样子搞得自己没法开口。明明想说很多很严肃认真的话。




【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李世真终于止住抽泣。


【如我所说的,来带你走。当然了,我不是出现在这,从英国开始,我就一直在】


李世真惊讶的抬起头。


徐伊景觉得自己要讲一个很长的故事,很长很长。


【你买机票的时候我就已经知道了,那时本来我已经买好了回韩国的机票,临到马上要走却恰好接到卓打电话说你可能会去欧洲,为了不会扑空我就拜托了金作家帮忙查一下你的行程】


......怎么自己就忘了徐伊景身边还有个黑客来着。


【知道你会从英国开始到丹麦结束,所以我就跟着过来了......】


【那你为什么一开始不出现!】


【先别打断我,这次让我说完】


李世真听闻乖乖闭嘴让那人继续。


【我是来道歉的,关于理事的事,关于曾经把你当成替身的事,关于很多过往不开心但是都没有解决的事。是我的错误,所以对不起,李世真。】


是诚恳的,那人没有用“失误”这个词,是错误,她用的是错误。


【回日本之后和理事作家坐在一起,我们三个聊了关于理事手术的事。理事的手术同意书,是作家签的字。因为那时我在韩国,就算我在日本,也同样要面临不是理事亲属这件事,毕竟没有血缘关系。当然,我要说的不是这个,而是,我明白你为什么而生气了。】


静默了一会,徐伊景组织了一下自己的措辞。


虽然她已经组织过无数遍了。


【因为我把家人和生意放在了可以对比的同一高度上,替你做了决定,所以,抱歉】


李世真觉得自己好不容易止住的眼泪又涌了上来。徐伊景,真的想明白了。


【曾经我受到的教育是,可以谈判,不能妥协。我也一直是这样做的。以致于到最后,每一件事都可以拿来谈判。包括家人。可是把家人当成筹码一样放到谈判桌上,本身是件并不合理的事。我早该明白,可是我一直没能明白】


徐伊景的脑海中闪回了揭开父亲脸上的白布那一瞬间的自己。


曾经的曾经,她是那样的,顺从父亲教育的,到父亲死亡的时候都只能谈判的人。


可是那枚被自己弹出去的一元硬币,再也没有去找不是吗。


放下了一切的徐伊景,是不是可以为自己重新活一次。


曾经一分一秒都不想那样活着的自己,现在有了重新好好生活的理由。


李世真。




【可是我也会生气】徐伊景转了口风。




【嗯?】终于得到机会开口的李世真问。




【生气你说你是外人这句话。才不是,李世真,是我的爱人,才不是外人】


她......为什么要这么一本正经的表白啊搞得自己哭起来像个智障一样。




【所以.....你才到最后才出现,为了惩罚我更久一点吗?】




【不是的。是因为想让你把整个欧洲都转过一遍之后,再带你重新走一遍。毕竟有我在,整个旅程都不一样】




【……】她是怎么知道的,没有她的整个旅程,一点都不一样。




【所以,丹麦是第一站,从这里,重新回到英国吧】




【那工作要怎么办】现实的问题还是要考虑的不是吗。




【我走之前已经通知卓了,他会跟进,有问题的,他会打电话给我】


……怪不得这小子十五天来一个电话都没有,自己还以为他是找到女朋友没空理自己,原来是被徐伊景支使的累成狗。




【伊景,对不起,我说自己是外人这件事,伤到你了】被徐伊景解开了心结的李世真,觉得道歉是双方的事情,毕竟自己,也确实刻意残忍的伤害过这个人。




【是的,很伤】




【那要怎么才能让伊景不伤呢?】暗戳戳的想要补偿。




【那就......结婚吧】




【???!】




【为了你以后再也不能说这样的话,结婚吧】




大脑怎么停当了。


喂,李世真,振作一点,醒过来,你不能晕。


虽然很开心很开心可是想到现实问题眼睛暗了下来。


【韩国……同性婚姻并不合法】




【欧洲远不止十六个国家,而我们最初约定的时候,为什么选了这十六个,李世真没想过么?】




【为什么……】




【因为这些国家,婚姻合法啊】


原来她存了这样的心思啊。


从一开始。




【所以,就从丹麦开始,一路结婚回去吧,一直结到日本,然后等待,等待韩国合法的那一天,总会有那一天的】




【……】不要找我我在天上飞我不要找我我在海里游。




【怎么,不愿意?】没人注意到徐伊景说这话的时候整个手在身侧攥成拳,她在紧张,只是李世真没发现。李世真正在天上飞,怎么可能发现。




【不是,只是一下被.......感动到无话可说了】我的妈呀这个人甜起来能齁死全世界啊。




【那我就当你同意了】




【我是同意的没错……可是,为什么会突然想到结婚】总不会真就为了自己那句“外人”而打算环球结婚吧?还要一路结回日本去……太任性太不徐伊景了。




【因为如果有一天,需要签署手术同意书,那么我希望,李世真可以在上面签字】


















Fin.


—————————————————






这下真的写完了。在结尾写下Fin的我现在都要哭了。


发现自己虐了整三篇,都败给了最后的甜。


败给她俩的甜了应该说是。


真的不要打我脸= =这个先絮叨假装是完结然后再放闪的结尾,我从写大纲的时候就想好了的。不知道有没有骗到你们.......甜就要甜到腻,不然算我输。


至于提到的同性婚姻......


只是一个,希望全世界都可以接纳相爱的人而不去管他们/她们性别的,美好愿景而已。


毕竟愿望还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


最后,完结撒花,感谢陪伴。



评论

热度(269)

  1. 知足の小草单裔路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