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果是CP粉

《战士公主西娜》吹,《不夜城》吹

(正剧向虐)如果你也疼过,请告诉我有多疼【中】

单裔路:

不知道该不该预警,因为我觉得这篇不算虐,但是依然未完结......(逃窜走)


既然说好是正剧向,那么该出场的人物就都写了写,算是过渡。也从她俩各自的视角去解释了一下都是怎么想的。阅读愉快。


—————————————————




曾经做代驾多年的李世真,开车的一大风格就是稳。即使深夜最困的时候,自己也从未出过意外,大概这是件值得夸耀的事,作为一个零事故的司机这件事,起码到今天为止。




摔门走后,李世真其实在车里坐了很久,“无法决定去哪”只是用来迷惑自己大脑的说辞,如果想,哪怕只是无脑的直行,现在也应该在八十公里之外了,打了火就能走的事,能有多难。就算知道自己是抱着比中乐透更小的概率在等,却依然不想承认自己在等什么。徐伊景追出来吗?分明不可能的事。


算了吧李世真,起码今天,算了吧。今天的你和她都不适合再对话了,对吧,你自己知道的。




可是,万一呢。万一那人的脸会从大门后面探出来呢。说是比中乐透还小,其实不就是五十五十的概率么。她出来,或者不出来。


赌徒在桌上的时候总是没有理智的盲目乐观,所以庄家才会赢,赌场才能开的下去。可惜的是,在李世真的这场赌局里,没有庄家,有的只是两个输光手中筹码却依然不想下场的闲家。


继续目不转睛的盯着那扇门,她甚至能数清这扇门上的纹路。


什么都没发生。


赌棍轻叹了口气,最终承认了等待只是自己无用的执着。天刚才还是澄明锃亮的,现在也渐渐染上了晚霞的红,那种看似暧昧实则残忍到血腥的红,隐晦的契合着自己的心情。别再等下去了李世真,该是时候离开了。




…………




打火,挂挡,踩油门,狠踩,跑车带着巨大回响的轰鸣声扬长而去,与此同时,百叶窗后的木头人,终于舍得眨了下眼睛。


眼皮干涩的触感提醒着徐伊景,目不转睛其实对感官的伤害很大,比如现在。不自控的生理泪水本身只是为了用来润滑,却因为人类的私心而强行被加上了情绪。


徐伊景在那里站了多久,她自己不知道,也并不在乎。僵直的膝关节只是因为保持同一姿势,挂在脸颊的这些无用的盐水也只是为了润滑眼球,至于心脏的疼痛感,可能是在提醒自己需要去做个体检了。这一切都与李世真的离开无关。




可是如果本就无关,那么何必要再对自己说一遍。






【即使我叫你,你也可以选择不回来】,刚才自己说的那句话,有吵架的气氛吗?她不知道。


徐伊景不喜欢吵架。一直以来受到的教育是,具备正常智商的成年人应该寻求理性解决问题的途径。如果解释不通,那就闭嘴,去思考,想明白了再接着谈。谈判需要时间,解决问题也一样。在徐伊景的字典里,用无脑而激进的语言彼此伤害是无用者掩饰自己无用的手段而已。分贝的飙升,用词的狠绝,以及因情绪起伏而无法自控的心跳加剧面红耳赤,都只会让本就千疮百孔的现状变得更加不堪。


所以徐伊景不吵架。即使自己的那句话,真的很符合吵架的定义。


可是,任何答句都不会凭空出现,它总是和问句搭配着才有存在的意义。李世真给出的那个问句是【是不是你不叫我,我就不要回来?】


她该怎么回答?


她能怎么回答?




她又怎么会想到李世真的那句【外人】会尖锐到要将耳膜穿裂。很多事是超出徐伊景控制的,并不是她一厢情愿想要理性对话,事情就会顺利解决。


两人已经不再有上下级从属关系了,她可以像布置任务一样叫她回来吗?


如果李世真不想谈,徐伊景也无法强求她去听。




想清楚一个这样的问题非常累,比自己和父亲进行清算的时候要累得多。


那时想的是“我一定值得更多”,所以心急的按错了计算器的键,一切又要打回头,重新来过。可如果李世真伤人的话是计算器按错的那个键,那么清零的工作,该由谁来进行。自己不想清零,舍不得。


她不想再加一把火,再递一把刀。


那么就让她先走吧,她会想明白的,总会。




转动身体离开窗边,重新开始活动的徐伊景,全身上下每一块肌肉都在叫嚣着不配合。


罢了,今天的自己过于狼狈了,洗一个热水澡也许是最好的缓解。操作着快要罢工的身体走进卧室,徐伊景的手拉开了放着浴衣的柜子,转身时却停驻了一下,视线在松软舒适的床定格,太累了,累到,连放洗澡水的力气都没有。那不然就算了吧。


再次踉跄着向前,一头扎进了被子里。


床以冰冷的姿态回应了她,它只是松软,并不温暖。原来没有那人的时候,连床都不舍得给自己一点温度。




真是狼狈。




…………






李世真最终车行到了首尔郊外的一片公园墓地,车程用了她两个小时,到达的时候,天已经黑透了。


车子并不能进入园区里,幸好门口不远处就有停车场,尚且有一两个车位的样子。李世真心不在焉的倒车入库,不知道是因为天着实太黑还是车间距太小,后保险杠就这么顶上了旁边车的车头。撞得倒不狠,一声轻砰而已。可是随之而来的汽车鸣笛声比那下碰撞强烈了十倍都不止,一下下敲击着自己的耳膜。自己作为一个零事故司机这件事,到今天也终止了。




妈的,有没有一件事能顺心。




下车去接受另一个车主愤怒的刻薄的不留情面的怒骂,已经无力再和人多交流一句的李世真选择了甩出远超过维修费用的钞票阻止那个男人继续口沫横飞。那张原本看起来一副“你不给个说法我就要动手打人了”的脸,瞬间变成了“好好好您要是高兴再多撞几下”。是不是只要有钱,连正在发脾气的人都会对你赔笑脸。李世真心情复杂的走向公园的入口,留那个男人在背后兀自偷笑今天真是赚到了。


原来来祭拜亡者的时候,还有人是笑的出来的啊。


以李世真现在的思绪,是想不通“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也只是人之常情罢了。




入园之后没走多久就到了要找的墓前,这是片私人墓地,本身规模也没有多大,地方是自己亲自选的,并不难找。看着眼前扎根在土地里小小墓碑,李世真往后稍退了一步,然后深深鞠了个躬。


【抱歉,连束花都没给爸爸妈妈带】无处可去的李世真,最终选择了来给父母扫墓,在这样一个奇怪的时间点。




远在李世真能负担起丧葬费用之前,两位就没留下点什么遗言的撒手人寰了。所以没钱时候的李世真,除了把那两个小小的骨灰盒摆在架子上之外别无选择。有钱之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让父母入土为安。


刚开始的时候到也常来来,带束鲜花,擦擦墓碑上的浮尘,然后静默的站一会。后来工作越来越忙,事情越来越多,也就不经常过来了。


其实更显而易见的原因是,有徐伊景在身边的一个过于幸福的自己,精力被分走到一丝不剩。满心都是那个人的时候,就只想得到幸福,而不想重新想起不幸。




【爸妈不会怪我的吧】李世真从没对着她父母亲的墓自言自语过,但凡事都有第一次。


【那么久没来看你们,对不起】从站定在墓前的那一刻开始,李世真的心情开始变得平静,她有很多话想说,可惜找不到听众,只能跑来烦爸爸妈妈了。


幸好,他们永远不会怪她。




【我啊,今天和恋人吵架了呢。虽然不知道怎么定义,但那一瞬间的感觉告诉我“这就是了”。爸妈听到会伤心的吧,连我一次恋爱都没有见证过,结果一上来就听我说这些。不过她真的是个很好的人,哪里都好,各方各面都满分,聪明漂亮又有能力,做事果断很有魅力,可唯独情商是零分呢】




想了想,【不对,是负分】




突然感觉眼睛好像飞进去个小虫,想要用点什么来转移一下这种痒,所以就哭了出来,压抑着自己的音量,克制的抖动肩膀,只是轻轻地张开嘴而不放声音出来迎合正在下滑的眼泪,李世真突然觉得自己如果一辈子都不会长大就好了,那么就可以嚎啕大哭。


那样也只会被认为是烦人的小孩,而不是懦弱的大人。




【我已经,从心里……把她当家人了……在爸妈…..缺席的这些年里,除了姨母,还有人能填补上这个空缺,我真的很高兴啊........可为什么她.........连这么重要的事......都不通知我】


抽泣把一段本来不长的话卡的断断续续。




死亡是无力改变的事情,过早地失去双亲已经教会了李世真这个道理,有些事要来就躲不掉。


即使内心里一点点都不想让理事有事,可如果真的发生什么,她起码希望自己能在现场,不至于迟到,不至于错过。她想要亲自陪在需要的人身边,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站在冷冰冰的墓碑前像个傻瓜一样孤零零的一个人。这个道理卓懂,作家也懂,可是为什么徐伊景不懂。她已经拿画廊里的人当家人了,那么多少钱能比家人的命更重要?哪怕是徐伊景,能不能给她一个准确的数字。


李世真的心思,可以允许这个世界上所有人都不明白,但她唯独不能原谅徐伊景不懂,徐伊景该懂的,比任何人都,那是她李世真的家人啊。


家虽然是房子的指代,但重要的却不是那间屋子,而是屋子里面的那个人。可是现在那个人却让她有家不能回。




…………




在父母的墓前站了好久,很多和血吞的牙都倒给了这片沉睡着她至亲的小小土地。


离开之前,再次鞠了一躬,凝视着墓碑上的名字开口,


【爸,妈,我一直想带她来见你们,虽然我不知道有没有这个机会了】


【即使没有,还是要先告诉你们,那个人的名字,叫徐伊景】




—————————————————






日子还是要照常过,工作也不能甩手不管。


死磕那句“你不叫我我就不回来”的李世真,干脆住进了办公室。距离她摔门离开,这已经是第四天了。期间听卓告诉自己徐伊景回了日本,说是要去照顾理事。心里“突”的跳了一下。就这么离开了,没告诉自己,没打过电话,甚至连条“我回日本了”的短信都没有。那么这个人,还会回来吗?


卓看她脸色不好,好心的开口说了一句【你就追过去嘛,日本又不远,别死要面子活受罪】




死要面子活受罪啊......


执着追赶在徐伊景身后的自己,一直抱着那样热忱到不管不顾的心,因为觉得对方美好,因为想要和她在一起,所以从来也没有要过一丝一毫的面子。卓又怎么会明白,这不是面子的问题。情侣冷战因为什么理由都可以低头,可是这件事不行,原则性问题不行。


最终没有接卓这个茬,而是把话头转到工作事项的安排上。


从卓决定留在韩国开始,李世真觉得不能让这么他只当个保镖。卓是自己人,他成为左膀右臂就不担心会倒戈,而且自己和他共事过,作为同事来讲,卓是优秀的。


所以就逼着他去学了一大堆课程,看他备受折磨的样子想到了刚进S画廊的自己。虽然卓是相当不高兴的,但李世真好像,也没太要尊重他这个意见。那就学呗,总不能真和李世真翻脸吧。


【欧洲那边的进展怎么样了,有回复吗】现在的卓,是可以帮自己分担不少的助手,像是徐伊景身边的理事一样的角色。


【业务部说还要再等等,但是从跟进的情况来看,比较乐观,只是分成,估计还要再让一步】


【让业务部把对方的要求整理好交上来吧,具体让多少,我还要再想想。毕竟不能真割自己的肉只把别人喂肥】




李世真去往欧洲的目的,是为投资的科技公司新开发的智能手表寻找推广商和营销方,站在一个甲方的立场上,她需要有人把产品推进欧洲市场。


因为和朴建宇在本土市场的鏖战,双方的利润都跌落到了历史新低。并不是非要针对朴建宇,而是市场只有这么大,难免狭路相逢。那么必然的,谁先找到新的出路,谁就能在这场斗鸡博弈中向前再迈一步。从原先的执行者变成发号施令者后,李世真的大脑运转速度往往要比以前再快上一倍,才足以应付各种以前根本不需要她考虑的突发危机。


幸好李世真只苦了两年。把徐伊景拐回韩国以后,那人成了她的新大脑,虽然并不下场干活,可是以徐伊景毒辣的眼光,可怕的能力,就只是动动嘴皮子,也足够把市场搅得天翻地覆。


徐伊景啊.......我该怎样才能不想到你。


兀自思考的时候,卓已经把今天的各种信函放到了李世真桌上。


【明天有个企业家峰会,邀请函放在你桌子上了,不过我听说朴建宇也被邀请了,你还去吗?】


【去啊,干嘛不去。对手而已又不是仇人】李世真回过神来答复卓的提问。


本来不想去,可是现在的自己除了工作也并不需要再挪出时间给那人,闲下来又难免会想她,不如给自己找点事干。




…………




李世真不出意外地和朴建宇在峰会遇到了,但因为坐的挺远,就没交流。


结束后的餐会上,朴建宇举着一杯香槟走过来,开口先打了招呼。双方客客气气有来有往的交流着,毕竟也短暂的成为过盟友,没有和对方撕破脸的必要。圈子就那么大,抬头不见低头见。更何况,你并不知道什么时候对手就会再次变成朋友。


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着,话题就慢慢转到李世真去欧洲的事。




【听说要把销售渠道打通到欧洲,真是不得了啊,世真xi的野心】


【总要做些什么吧,如果不想输的话】


【是徐伊景给的建议吗,听说她是你进军欧洲的军师】


【……】


【所以现在换她当你的后援投手了吗】朴建宇似乎并没有发现李世真瞬间暗下去的脸色,面色如常的说。


【……建宇xi,我们的对话还是老样子,永远绕不开徐伊景这三个字啊】李世真苦笑着开口。


【啊别多心,我没有什么别的意思,单纯好奇罢了】按理说李世真应该很高兴聊到徐伊景才对,这个气氛不对啊。


【……伊景她,是给了我不少建议,毕竟比我有经验的多】


忍不住想问点什么,在这个万分不合适的场合。太不合适了,别了吧。


但是李世真觉得如果还有哪个人可以解答自己现在的疑惑,大概也只有朴建宇了。


算了,不管了,问吧。


【建宇xi,我能问你个问题吗?当然你可以选择不回答】


【你这样让我很为难啊,你总要先说是什么问题我才能决定回不回答吧】


【是...嗯...我只是想知道,当时建宇xi和伊景分手的时候,吵架了吗】


【……】


好问题,李世真你怎么做到的就这么明目张胆的揭前任的伤疤。【所以我们两个到底是谁说话绕不开徐伊景】


【不方便的话就不要说了】李世真迅速跟上一句。


【倒也,没什么不方便】虽然这话的语气听起来就非常不方便。


【徐依景这个人,是不会吵架的】


【……这样吗】所以那天的伊景没有在跟自己吵架赌气吗。


【怎么,和徐伊景闹矛盾了?】


【一言难尽】


【那么给你个建议吧世真xi,徐伊景只会做好清算和整理,虽然我不知道你们的矛盾是什么,但理性的对话,要比那些感性带来的争吵有效的多】




朴建宇脑海中一些往事快速的闪回。


“就这样,以这种方式结束吗?”自己问过她。


“和你在一起是场很不错的梦,可是现在梦该醒了,钱的力量,我现在无法舍弃”,那人是这么回答他的。


想起那枚还回去的一元硬币,和最终被自己扔在路上的cd。他遇到她的时间始终不对,过于理想主义而显得空洞的自己,并无法企及到徐伊景的高度。


“回你该回的地方,干你该干的事”是那人送给自己最后的忠告。


所以同样理想主义的世真,会不会犯一个和自己同样的错误,妄图改变那个人,最终像是做了一场晴天白日梦。




【建宇xi…..谢谢,抱歉】看着他眼神飘走没有焦距的样子,也知道自己是勾起那人不好的回忆了。


【没什么可抱歉的,反正都过去了。你就当是前车之鉴吧】


【虽然很想说听了你的话我知道该怎么做了,但这件事的主动权,不在我】


【那么就等待吧,如果你想和徐伊景纠缠一生的话,大概需要有这种觉悟】


自己曾经有过的想法,自己没有的勇气,自己站到了那个人的对立面上的行为,这一切都遥远的像是尘封了很久的八音盒,时过境迁已经没有翻箱倒柜的心思了。


李世真的问题恰好钩动了他关于八音盒清脆音色的回忆,但也仅限于此。




—————————————————






从峰会回办公室路上的李世真,慢慢琢磨着朴建宇刚才的话。


【等待吧,如果想要纠缠一生的话】


想啊,想和那个人一直纠缠下去。


纠缠到死。


啊,徐伊景啊……


“英国西敏寺,米兰大教堂,梵蒂冈,反正欧洲十六国,等这次忙完我们一个一个玩过去。不许食言啊”。自己还刻意的提醒过那人。


可是还是食言了,不是对方,是自己。没了要分享假期的那个人,那么假期还有什么意义.......


工作吧工作吧干脆把自己压垮在工作里算了。快要被逼进死胡同里的李世真,多想决定暂时把徐伊景这三个字封存,哪怕只有一天也好。


可是自己想她的想的快要疯了。




………




所以说,其实这个世界上还真是有小天使存在的。


比如,孙玛丽。


回到办公室打算开瓶酒一醉方休的李世真,接到了久违的孙玛丽的电话。




这货倒是好久没联系自己了。两个原因,一是这不靠谱的三世祖终于被拖进她家的公司开始学着做些有的没的的工作,虽然在自己看来那点工作量连刚开始跟着徐伊景工作时的一半都没有,但孙玛丽脚打后脑勺的程度按她的话说就是,【这还是我亲爹亲爷爷么,我怎么感觉他们是想整死我】。


另一方面,不闲着的地主家傻女儿再次发展了一段新的恋情,帅哥,富二代,有趣,讨女孩喜欢,大概符合了她的一切要求,当下应该还正处在甜蜜期。虽说是换男友比换衣服还勤,但每次都还能像初恋一样兴致满满,自己也是服她的。


孙玛丽没空找自己,而自己只想把全部时间都拿来和徐伊景待在一起,更是分身乏术。说到底谈恋爱的时候都会或多或少的和朋友淡些吧......


等等,怎么又想到徐伊景了。




还是先接电话吧。




【世真呐!出来喝酒吗!我在弘大这边,你要不要来找我!】听语气就知道那人已经喝了不少,大舌头的程度令人堪忧,这傻孩子,总有一天喝断片了让人拐跑都不知道。


还真的是来得巧,刚好自己也要喝酒,不如,一起?


【那你等着我吧,我到之前别先喝垮了,嗯,好,知道了,一会见】




………




迈入充满着饮食男女声色犬马的酒吧,孙玛丽坐在角落的卡座上冲着她傻笑着挥手,露出一口整齐的大白牙。


得,到底是喝多了。


【玛丽啊,这是几】伸出一个指头在她面前晃了晃,结果被孙玛丽抬手打掉。


【切,李世真,小瞧我是不是,这点酒算什么,我现在脑袋清醒的可以开车你信吗】


一边叫嚣着自己万分清晰一边往旁边挪了挪给李世真空出地方。


【嗯,我信,我信你要是现在开车的话我明天就要去牢里捞你了】李世真翻了个白眼。


【你这么说,嗝,还是很够朋友啊,居然还能想到要去捞我】说着扬手叫酒保再上些酒。


【话说回来,平白无事的你喝这么烂醉是干嘛】李世真跟一路小跑过来的酒保点完单,转过头对着孙玛丽发问。


【世真呐......】孙玛丽揪起李世真的西装衣角,哭唧唧的开口。


李世真扶额,大姐这件衣服挺贵的你能别拿来擦鼻涕么……


【我啊,又失恋啦】然后不出意料的的大哭起来。


【又?】李世真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这次又是什么理由?喂,你哭什么,别哭了。】我的衣服......衣服啊。算了,这顿酒坑孙玛丽买单好了。


【还不是那个混蛋小子,说什么性格不合,也和他交流不了兴趣爱好。说到底就是嫌我不聪明对不对!妈的混蛋,分手的理由都找这么瞎!我不聪明?世真你说,我聪不聪明!】


………这问题没法回答,太扎心了。


【你为什么不说话!你是不是也觉得我不够聪明?李世真!】


………玛丽啊,其实不问是一种美德。


【就算聪明有什么用!我才不稀罕!聪明人多了,那小子也是聪明人,可看着就晦气,我一想到他,吃饭都没胃口】


哎,还是老样子,被人伤心了就要贬低人家,听起来像是个冲着空气打拳的小孩子。


为什么这么多年了,这傻姑娘的措辞一点都没变过。李世真无奈的勾起一丝苦笑。好羡慕啊,不会被改变的孙玛丽。


不像自己,已经变到面目全非,有时她也不是很认识自己。


拿起手边的酒瓶想给自己倒一杯,却一把被孙玛丽夺过去。


【哎嘿,看看你看看你,这么些年一点长进都没有。告诉过你了自斟自饮很扫兴啊】


接过李世真的杯子,孙玛丽给她把酒斟满,然后举起自己的酒跟她干杯。


【还是朋友好啊,心情不好的时候,只要打个电话,你就来陪我了】


【我心情也很糟糕,如果你不给我打电话,那我就只能自己喝了】


嗯?怎么这个台词,哪里似曾相识的感觉。


【对嘛!朋友就是这点好,心情不好的时候约出来喝一杯,说说心里话,那不就得了!】伸出大拇指表示自己这个朋友超赞的。不过话说回来,


【呀,李世真,跟你当朋友,真好啊,干杯!】


【干杯】笑着皱皱鼻子,李世真并没提起她和徐伊景的事,而是专心的陪着孙玛丽喝了一杯又一杯。


不忍心用自己的不开心去困扰一个这么单纯的人,也知道大脑一根筋的孙玛丽,并无法解决自己和徐伊景的问题。


徐伊景……又想到徐伊景,像是被下了咒一样一刻都不停,自己根本控制不了。




【世真呐,我们转场去吃宵夜吧!我知道附近有家特别好的炒年糕!】大概是肚子饿了,孙玛丽表示不想在这里继续呆着了。


【好】扶起身边晃晃悠悠的孙玛丽,李世真掏出手机打算叫代驾。


喝酒不开车,开车不喝酒,多年代驾养成的职业道德。


坐在车上的李世真看着孙玛丽一会呆滞一会发飘的眼神,觉得这祖宗就这么一辈子都不长大,也挺好的。


对不起啊玛丽,说你一根筋了。可是你就是很粗线条嘛。开心了就笑呵呵,不开心了就哭两声,疼了就叫,累了就说。横冲直撞在复杂的感情世界里却从来没改过初心,单细胞到令人羡慕啊。




谁又能说这不是聪明呢。




总比自己和徐伊景来的聪明得多。






TBC




—————————————————




还是那句话,如果能读到这里,谢谢你,因为我特么又没写完所以可能会被打死。其实你们应该看得出来我整篇就写了四天之内发生的事,俩人连面都没见上。


不过上篇她俩腻歪了那么久还顺便发了个刀,四天不见没事吧........


因为结局基本想好了,所以底气很硬的把这些剧情推进先发出来了,当然也是怕被说拖更。(这种时候要硬气的说没拖!)


多说几句,我不喜欢写她俩吵架,因为我有种感觉,一旦吵架就一定会是那种上升到价值观的矛盾,那显然不是撒撒娇耍耍赖就能解决的问题,光是这四天也写的我心力憔悴啊。关于应该怎么写,其实上篇评论里的很多回复也给了我灵感,当然了我也是摸着石头过河。


嗯如果可以,那就继续下篇见吧。


遁走。





评论

热度(155)

  1. 知足の小草单裔路 转载了此文字
  2. Eason_-lee单裔路 转载了此文字
  3. 坚果是CP粉单裔路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