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果5000

《战士公主西娜》吹,《不夜城》吹

【一元cp】 铭心 (壹):谁的散碎发丝,还记得谁的指尖温柔

天海抖M:

本文使用说明书:


此篇为 @坚果用绳命安利Xena 的命题作文——“不是有这样一类的文吗,在一起很久甚至已婚多年的CP,一个突然失忆回到了遇到伴侣之前的状态,另一个为了不给她太大冲击怕吓着她,藏起自己和她一起生活的痕迹,隐瞒枕边人的身份和她相处,但是聪明的失忆者怎么会不知道呢?”




我斗胆,认领了这个脑洞。因为觉得设定很苏,有点想写。但是我的逗比文风大家也是了解的,而且并没有文笔那种高级的东西,所以别对我有太高要求哟,乖~~




写文期间,坚果果小姐善良而慷慨地帮我想了许多梗,热情地为我提供美妙的素材,真的很可爱。然而可爱之人必有可气之处:她只会开脑洞,却从来不写文;只会把梗丢给我,然后便心安理得干别的去了……


【李世真听了想砸车&徐伊景听了要打人.gif】


哈哈哈哈哈嗝,开玩笑的,还是要给坚果果举高高。




取“铭心”为标题,意图显而易见。有些东西,即使大脑记忆不复存在,也会刻进你的骨子里、铭记在你内心深处,比如爱情。




无论重来多少次,徐伊景都还是会爱上李世真以及爱“上”李世真。过程千百种,结果都一样:相爱,就是她们的命运。




那么请允许我,以此不敏之笔,再写不夜之爱。




还是照例给大家比心心❤


以下正文。


———————————————————






大韩融金财团大楼门口,李代表带着下属恭候大客户光临。


下属们都如临大敌,上司却在自欺欺人:即将到来的客户不是她的爱人,而是陌生人。




命运对待李世真,还真是一以贯之,它总是喜欢用漫长的悲惨来安排她的洪福。可洪福享受了没几年,命运又突然很有兴致地对世真说,你要异乎寻常的美妙爱情,得经得起考验耐得住寂寞。所以你的徐伊景我要拿回来了,能不能追回去,看你造化。




于是彼此幸福陪伴已渐成习惯之时,徐伊景却横遭事故、选择性失忆,一夜之间回到了没有遇到李世真的状态。多年相爱的既成事实被全部推翻。


可怜,在与别人装熟领域长袖善舞的李世真,现在要开始学习如何假装跟徐伊景不熟了。




日韩金融会长的专属座驾很快到达,徐伊景发现过来为自己开车门的,并不是门童秘书助理之类的,而是一个同样身着高档职业套装的高个子女人。


四目相顾,一双明澈有神的眼睛,徐伊景莫名熟悉。




她看谁都这样么?脉脉含情的。一边想着一边下车站定,微微蹙眉,徐伊景不喜欢驼背的人,尤其是女人。


只见刚才还笔挺玉树似的李代表,这会儿没有原因地微微弯了脊背。


奴颜婢膝什么的绝对不是。又能怎么办呢,毕竟李世真在徐伊景面前,身体一向很诚实。




不及细细揣摩,手已经主动伸了过来:“徐会长您好,我是大韩融金的代表李世真。”


“你好,初次见面。”


徐伊景打过招呼便抽回手往楼里走,留给别人的依然是背影,完全没有在意听到“初次见面”的字眼后,李世真微敛苦笑的表情——


我们真正的初次见面,可是你先看上的我…如今,给彼此一个重来的机会,你还会对我青睐如初吗。




心下暗叹:两人辛辛苦苦共同著就的幸福文章,因着徐伊景的失忆死机而作废。可是忘记保存文档的人是徐伊景啊,为什么费尽心思、重新布局找回思路的却是她李世真呢?


真的很不公平。


和徐会长并肩站在上升的电梯里,李代表已经认命:从爱上徐伊景的那一刻起,命运对她就毫无公平可言。




没有察觉到身畔合作伙伴低落的心情,徐会长满脑子想的都是这女人的衣服是怎么回事。


徐伊景今天早上出门前从衣柜一角发现了一件不符合她品味的衣服,与其说不符合她的衣品,不如说是她根本不喜欢这品牌:因为这个牌子的设计师都很任性,明明是职业装,却总是涂画一些奇怪的图案上去,在边边角角彰显着个性,一点都不庄重。


那么她的衣柜里,为什么会出现自己讨厌的衣服?金作家是断不会把衣服放进她衣柜的,难道自己卧室里以前住过别人?




然而,不合时宜的个性图案、毫不庄重的奇怪花式,此时此刻,就装饰在旁边这位李代表的套裙边缘。


裙子的花边也就算了,上衣里边的立领蓝色衬衫又是怎样。不合身就换一件,为什么要逼迫自己的胸部呆在那么狭窄的空间里,在徐伊景看来,李世真胸前的纽扣已处于随时可能迸开的危险境地。


说起来,自己以前也有一件同款的,但是最近好像找不到了……




胸扣处在危机边缘的李世真,当然也不舒服。她是为了激发徐伊景的回忆,才选择穿了自己的外套和伊景的衬衫,可她没想到这件衬衫,嗯,过分贴合徐伊景的尺寸。使得自己饱满的胸部特征愈加明显,像是要色诱谁一样。


她倒是不介意色诱徐伊景,只不过在达成心灵和情感共融之前,不想用这样肤浅的肉体方式。


电梯到达会议室楼层,各怀心思的两人一前一后走了出去。








重大项目一上午是谈不完的,到了中午,东道主李代表提出请日韩金融的工作人员们吃饭,被徐会长拒绝了。




知道她是怕耽误时间,所以世真又提议直接去大韩融金的食堂吃自助餐。




徐会长显然对吃饭兴致缺缺,只拿了一小碟寿司。李世真看着这女人卷起西装衬衫袖子、露出了越发嶙峋的腕骨,不禁有点恨她饭量怎么还是那么不争气。


你不吃我也要逼你吃。带着点赌气的心思,李世真帮她拿了不少餐点,都放在靠近她左边的位置,筷子也帮她从右边挪了过来。


被服务周到的人非常疑惑,刚才签字、握手都用了右手,徐伊景自认为并没有展示出自己左撇子的特性。


那么李世真是怎么知道的。




孰料一问未解,一问又至。




贴心的某人正提出用餐建议:“帮您拿的食物几乎都没有加辣,生理期还是不要……”不要吃太辣比较好。




意识到自己刚刚说了什么,李世真生生顿住,恐怕吓到徐伊景。毕竟连对方生理期都知晓的“第一次见面”的合作伙伴,好像…是不存在的?




徐伊景的内心充满了感叹号和问号,但她依然只表现出了一个省略号的高冷模样。




李世真开始越描越黑:“因为您是重要的合作对象,所以我们提前对您的信息进行了详细了解。”


很好,详细到了生理期和左撇子的程度。




意识到画蛇添足并不明智,世真选择闭嘴,做了个请用餐的手势,准备默默坐下。


本来站在左边位置的她,绕过身到徐伊景右边的空位,低头拉椅子时,耳际碎发轻轻滑落,挡住了好看的脸颊,只露出一个高挺的鼻梁侧面。




一直在看她的徐伊景下意识道:“头发怎么不用发卡夹一下。”


下一刻,她们俩都愣住了,因为徐伊景的手已经随着话语来到李世真耳边,顺手为她撩起了几缕碎发,自然、温和的动作,像是做过无数遍。




那哪是“像”啊,她当然做过无数遍。


果然,人的肢体记忆,比大脑记忆,更为长久 更加忠实。所以徐伊景的身体语言比她的理性思维,更亲近李世真。




面对这一事实,被捋顺了头发的人闪过欣慰,手指僵住的人满心错愕。


谁的叛逆发丝,还记得谁的指尖温柔。




对比徐会长,倒是李代表的表现更加从容。李世真脸上一个客气而感激的笑绽开,让徐会长觉得,刚才对方显现出一瞬的惊喜,只是幻觉。


思考了五秒为什么自己的动作如此自然而然随心所欲之后,徐伊景开始琢磨另一个更可疑的问题:李世真没有躲避,甚至连瑟缩都完全没有。自己的触碰,或者说一个陌生女人的触碰,她虽有意外却不排斥……到底是她心理素质太过硬,还是她习惯了类似情况?


还是要缓解一下并不存在的尴尬,世真随即假装无所谓地说起了别的事情:“之前头发已经留长了,是最近才又换回短发造型的,所以暂时有点不习惯。以前你……以前我爱人刚认识我的时候,我就是短发,所以偶尔也想找找从前的感觉。您说得对,我是该用个发夹,但是常用的那个,找不到了。”




“爱人”?失忆的人还是精准捕捉到了重点。可是说不清“李代表已经有爱人”的事实为何会引发自己内心的微澜,但徐伊景决定忽略心理波动,专心吃饭。


反正自从遭遇事故痊愈以后,她就常常觉得自己忘记了一些什么,亦或者丢掉了些什么,心里空落落的,故而早就习惯了不去在意内心突发的某些感觉。


不过她相信直觉,既然有趣的人已经出现,不妨先暗中观察、静待其变。


低头吃饭的女人掩藏了耐人寻味的笑容:李世真,我们真的是第一次见面么。




心机暗动的徐伊景不知道,她刚才抬手撩发时,指尖的温暖好像还残留在李世真耳边,即使世真迅速做出了掩饰反应,也阻止不了那颗太久没有被伊景触碰过的心,一阵阵悸动。




五月初,立夏未至,末春晴好。


不是天气,说的是李世真的心情。




她暗暗告慰自己,耐心等待吧,伊景总有一天会想起,就算不能想起也可以重来,即使不能重来,她们最终也一定能从一次次商业合作中寻求机缘。


过去,追逐着徐伊景脚步的艰辛岁月里,尝遍逆来顺受滋味的无奈时光里,徐伊景对她也是有守护有温情的。遑论经历过风雨同舟的如今,所以前景乐观对吧?


裘马轻狂并驾齐驱的追赶,总比筚路蓝缕难望项背的仰视要容易。






两人各自沉浸心事,在场众人除了赵理事眼观鼻、鼻观嘴专注吃饭之外,坐在两人对面的其他下属均不明就里,从早上起,大家就纷纷觉得李代表看徐会长的眼神不对劲,却又说不上具体是哪里不对劲。


初次相见的两个女人,为什么其中一个会对另一个如此的…该用什么词形容好呢?




眼波含情,爱意昭彰?



评论(1)

热度(260)

  1. 赵子坷2012天海抖M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