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果5000

《战士公主西娜》吹,《不夜城》吹

【一元cp】 铭心(贰):谁眼里的大材小用,成就谁心中的欢喜交集

天海抖M:

感谢大家在看了第一章后,为我提了许多宝贵意见,你们都是小天使❤


但是吧……其中最集中的建议是——


劳资要看兔叽失忆!想要太太写文虐徐伊景!!想看代表花式追妻!!!


我:。。。。。。老徐呐,你人缘是有多差?




好吧,鉴于我一向是个从谏如流的善良的人,我决定,在本文结束之后,再开一篇李世真失忆向的文,题目……就叫“刻骨”好了,科科~我真机智。


此情刻骨,此爱铭心。




以下第二章正文。




—————————————————————




结束工作后已经是晚上,从车上下来准备回家的徐伊景,忽然停住脚步回头看了看。


几道已不明显的车辙,静静呆在她专车旁边的车位上,那显然是长期固定停车造成的痕迹。


不动声色问赵理事:“以前有人在这儿停过车么?”


记起某人的叮嘱,赵理事神情复杂,好在掩饰真相方面,他向来十分专业:“哦,会长你出事之前,我的车长期停在这儿。”


“那最近怎么不停了?”


“怕妨碍你的车,再说我也不常开,就停去了另一边。”


徐伊景默默目测了车印的宽度,瞟了一眼不远处赵理事的车,未置一词。




除了怀疑,其实也没太多别的什么。不过是忽然觉得空荡荡的车位很大,自己的车孤零零停在那儿,很孤单。


不,又好像不完全是车的孤单,还有人的寂寞。


长期习惯独身的人,不会轻易察觉到寂寞的情绪。这种感觉,分明是热闹过后的沉默,突无陪伴的孤独,多半源于得而复失。


被阳光温暖过的人,大概很难再忍受黑暗与清冷。被同一辆车反复覆盖过的辙迹,也很难于短时间内消除。




她想到了自己的卧室,和这个车位一样,明显布满了奇怪的蛛丝马迹,却没有另一个人的气息。


难道真的自始至终都不存在另一个人么,徐伊景满腹狐疑。她至少得确定自己有过一个伴侣之后,再去确认这个人是谁吧。






整理完资料已近深夜,打开柜子准备拿洗漱用品,无意间发现了卡在缝隙里一个小褐色发夹,徐伊景是不用这种卡子的,觉得莫名其妙,刚想扔掉,却突然鬼使神差想起了前几天有人说过的话——


“……您说得对,我是该用个发夹,但是常用的那个,找不到了。”


更加鬼使神差地,她收好了发夹。


似乎很确信,她能帮这个小夹子找回它的主人,就像帮自己刷牙杯旁的无名杯子痕迹,找回那个杯子一样。




两个杯子偎在一起,才更像是完整的一辈子吧。




静静思索了一会儿,抹了一把被水汽沾染得模糊的镜子,徐伊景双目徐徐而闭,手里拿着卸妆油,准备卸妆。因为心里装着沉淀的情绪,所以难得心不在焉的人,没有注意到……


方才随手拿来的是espoir,不是她常用的品牌。




而徐伊景钟情的资生堂,还静立在原地,看着另一款卸妆液在主人面上晕染开来,渐渐还原徐伊景明媚妆容下的清丽样貌。


像一把钥匙,缓缓开启真相之锁。




凌厉外表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许久不见的寡淡。寡淡,自从资生堂的主人和espoir的主人在一起后,便消失很久很久了。


今夜不幸,昨日重现。






接下来是一个周末,徐伊景没有去公司,而是在家中书房里处理事务。


金作家送茶水过来,杯子放好,看会长没有别的指示,正要离开。本来心无旁骛醉心工作的人,斟酌了一下忽然开口:“金作家你换香水了?”




说者无意,闻者心惊。


李世真之前匆忙搬走时,香水瓶瓶罐罐的太多又零散,实在不好拿走,便挑出其中一些,都送给了金作家。她今天喷的正是世真喜欢的一个经典款,因为世真当时买了两瓶所以送了她一瓶。


不料这么小的变化都能被徐伊景发现,金作家只好扶了扶镜框:”是,偶尔想换个香型。“


徐伊景眼睛不离电脑:“嗯,也好。”




金作家想起了世真把香水留给自己时,打趣又无奈的话:“您偶尔也用用这些吧,我不能陪在伊景身边,就让您带着我的香气,陪着她也好。”


唉,世真在这的话,会开心吧,我们会长亲口回答你了呢——“嗯,也好”。




之后见徐伊景没了下文,她松了口气,刚推开门一只脚踏出去,背后声音再度响起:“对了,让人整理一下客厅立体声旁边的碟片盒吧,里面乱七八糟的音乐清一清。“


”怎么了,会长?“


漠然的眼神扫了过来:“我前几天去找碟的时候,里边竟然还有重金属乐的专辑,家里什么时候有人听过这种。可能有新来的人,把自己的东西混进去了,叫他们以后注意,下不为例。”


金作家暗暗思忖,张口欲言,而终是没说什么,点点头出去了。






第二次商业洽谈很快到来,这一次,是大韩融金那边派人过来敲定上次没有谈妥的细节。


徐伊景本不打算露面的,但是赵理事前一天还好好的,不知怎么这一天就刚好生了病,交给别人她又不放心,只好再次亲自出马。


意料之外,对方带队过来的人,竟然是代表李世真。


阴差阳错的,本应由下面人员商讨的细枝末节问题,又将交给双方的大boss来完成了。




徐伊景眼里的大材小用,成就了李世真心中的欢喜交集。




她本以为自己去日韩金融,可以感受下徐伊景所在之地的气息,未曾想扑面而来的不是徐伊景的气息,是徐伊景。


两者再次握手,盯着对方客套的笑,李世真一脸地中海的阳光。她恍惚觉得那不是笑,那是希望,是命运再一次善意的垂青。




然而以上只是世真眼里单方面的惊喜画面。


徐会长感受到的第一缕气息,反而不是李世真,是李世真身上可疑的香水味。


金作家同款。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应该是限量版。




会不会真的那么巧,李世真与金作家都钟爱此款香水——但是一直以来,金作家身上从来没有出现过这一款。


莫非在她不知道的时候,金作家与李世真私交甚好?莫非在她不知道的地方,是李世真把香水送给了金作家。


徐伊景唇角藏了兴味。




表面上浮着无限深意的东西最是迷人,很好,她又发现了一件迷人的事情。


好像是自从遇见李世真,自己生活里有趣的事情,就多了起来。




李代表注意到徐会长握着她手的时间有些长,她倒是不会自作多情地以为徐伊景忽然对她有兴趣了,只是疑惑于对方是不是想起了什么。


虽然事实确实是,徐伊景对她产生了兴趣。




很快,徐伊景掩去了情绪,换回面无表情那张脸。


双方落座,日韩金融企划部开始细述合作方案的细节。




谁知兴趣与欲望相同,一旦被点燃,就不会轻易熄灭。徐会长索然又严肃地坐在那里,而眼神则一直有意无意地飘向对面的女人。


李世真专注于工作的姿态令人觉得可靠又安心,遇到值得注意的事项时,她会不自觉的眉头微皱,微微瞪起的双目显得比平时更圆。


很少有人的眼白会均匀地分布在瞳孔周围,以前看过的面相书上说,拥有此类眼睛的人,往往忠实而长情……




“徐会长,新地标建筑的融资案尚未开始招标,您看……”佯作无意的留意,被观察对象的询问打断,徐伊景收回了视线,转而去翻招标计划书。


仿佛刚才走神盯着李世真的人并不是她,而她一直都在专心听取工作人员的报告:“刚才金部长也说到了,大韩融金在综合商贸中心建筑方面的实力有目共睹,招标的事李代表请放心。以防万一,市政工程招标处那边,已经派人打好了招呼。”


 


得到满意答复的李世真笑着冲徐伊景点点头,继续听报告。


徐伊景端起手边水杯浅啜一口,暗暗提醒自己,刚才是为了考察合作对象而观察李世真,自己对其评价也完全是从工作角度做出的。




这真是可喜可贺了。“可靠又安心”的合作对象,得到了徐伊景“忠实而长情”的工作评价。




随着项目各个环节一一落实下去,投资配额问题也都通过洽谈解决了,一切看起来都很顺利。


李世真却不这么以为。


她的伊景,还没回到她身边,或者说,她还没有机会,继续勾起徐伊景的记忆。所以事情并不算太顺利。




回顾了以前自己是怎样被徐伊景一路撩拨、步步沦陷的,这一回,她决定如法炮制,原样奉还。




带着某种隐秘的目的,一张精美的、饱含李世真十足诚意的邀请函被寄到了徐家大宅。对,不是日韩金融,而是徐伊景的私宅。




虽然不是很清楚李世真出席商务酒会,为什么要带女伴而非男伴,更不明白她怎么敢斗胆邀请自己来当这个女伴,徐伊景心思一转,最终还是答应下来。


不过是互相利用、各取所需么,自己不会吃亏。而且,徐会长也想一探究竟,李代表想要的到底是什么。




约定的时间一到,徐伊景出了家门。不远处停着李世真的车,她倒是会挑地方,专捡大树底下的乘凉之地。


树影斑驳,晚阳斜照,世真的脸庞一时竟看不清。




徐伊景眯了半只眼,往对方车底盘周围方向看去,好像是在目测什么。
没什么。


不过是忽的想起,自己专车车位旁的车印,对应的明显不是赵理事的车轮。


望着心上人步步走来,世真心中涌起许多波澜。真好,和世界交手的这些年,她的伊景还是光彩依旧, 兴致盎然。



可是,如果此时此刻,知道向她缓步而来的徐伊景在蓄意探查真相,李世真绝对会收起感慨,立刻关掉她车内的音乐,并且藏起正在播放的重金属乐专辑的碟片包装。


徐伊景拉开车门的瞬间,传来的刚好是蝎子乐队著名的那一句:“To win back your love again.”


随即,她看到了一个,和她在自家客厅音响旁发现的,一模一样的碟片包装盒。



评论(1)

热度(233)

  1. 赵子坷2012天海抖M 转载了此文字
  2. 知足の小草天海抖M 转载了此文字
    已得允许 如需再转请询问原作者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