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果是CP粉

《战士公主西娜》吹,《不夜城》吹

【一元cp】 铭心(叁):谁的深夜狂乱,挑衅谁的秘密花园

天海抖M:

开门见车预警。我乃意识流的司机,给一个销魂的眼神 →_→,你们自己体会……


果然,徐伊景忘了李世真,但她的身体还记得【哎呀这糟糕的工口台词




以下第三章正文


————————————————————




不夜而乱,不眠而狂。




向来忠心的侍卫,忽然恶意叛乱,十指为器,不去捍卫,反而肆意蹂躏着秘密花园。


上位者徐伊景毫无防备,陷入无力反抗的漩涡,纷纷扬扬的情欲,扬扬纷纷的轻语,看不清是谁在作乱。


不知道,听不清叛逆者的发音,只闻被折磨者声溢跌宕,呼来唤去,都是欲望的乳名。




蓄意犯上的成功,成了某种危险而刺激的催情。被冒犯着的年上者,曾是侍卫黄粱一梦的空欢喜一场,而眼下,是要逞尽匹妇之勇、去义无反顾撞击的南墙。




收着宝藏的伊景城,墙倒 城门大开。当护城河率先失守,奔流的水,就再也挡不住进攻的利器。


侍卫的窥视和掠夺,愈加无阻无拦,放纵恣肆。


那双往日里带着无限温存的手,曾拥抱,曾扶持,曾托举。而今,只有冲撞、只有戳弄、只有兴风作浪。




忍无可忍,徐伊景拼力捉住了某一只手,清润莹白的肘臂,依稀映出毛细血管的青色,说不清是天青色,还是水青色,总之是跨越了灵魂和肉体,欢快地想住进她的身体里。




欲念的雪崩,极乐的泄洪。


贪得无厌的姿势,是谁教给这个侍卫的?!欲壑难填的攀登,是谁给了侍卫胆量的!?


难道是自己吗……


伊景无法思考,明知是梦,却怎么都醒不过来。




梦里,看不清容颜的人,曾在她习惯冰冷、立志登峰时,暖心相护;曾在她乏味无趣的生活中,留下一件件逸闻。


梦里,声声唤她“代表nim”的到底是谁……她切齿痛恨却切肤倾心的,又是谁。




倏然醒来,颓然坐起,徐伊景掐了掐眉心。额头布满了薄汗,却没有一个人拿着毛巾蹲等在沙发旁边。


为什么会记得曾经有个人为做了噩梦的她拭汗,为什么下意识地认定,作乱的梦里人和忠心的擦汗者,是同一个人。


没有为什么,爱一个人是藏不住的,荷尔蒙最真实,潜意识亦无法克制。失去的记忆,已经蠢蠢欲动。


况且,刚才的梦,对于徐伊景来说,并不是噩梦。




其实在陷入睡眠之前,徐会长度过了一个充实的夜晚。受邀作为李世真的女伴出席酒会,去的路上伴着车载音乐,她们曾有一段交谈。




“你喜欢听重金属?”徐伊景一边系好安全带,一边状似无意地问。


“是啊,以前我年轻时常常要打好几份工,晚上很累的时候,听这个可以提神。”李世真发动车子,知道对方不喜欢这个类型的乐曲,于是调小了音乐的音量。熟门熟路地从院子里绕了一圈,开了出去。


发现对方对自己家的地形十分熟悉,徐会长不禁很快扫了司机一眼:“所以会不会收藏一些绝版专辑,放在家里?”


李世真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表现有点可疑,诚实地回答:“是,买了不少收藏版放在家。”


副驾驶座的人心中了然。




“你爱人也喜欢么?”攻其不备,徐伊景的名招数。


“徐会长怎么突然想问我爱人?”可惜,李世真已经在经年累月的调教下,段位甚高。


“上次你说刚认识你爱人的时候是短发,对这个有点在意。”


“在意?”


“明明为了对方,最近还剪了头发不是么,可想而知感情应该不错…那为什么不邀请你老公和你一起出席宴会?”




原来伊景想知道的是这个啊。李世真掌握方向盘的手指微微用力,抓紧了边缘,她略微紧张时的表现,不知失忆的那位,有没有察觉到。


沉吟片刻,她决定避重就轻:“我们分居了,所以我最近的重点想放在事业上。而徐会长,是能为我的事业带来重大机遇的人,所以大胆邀请了您。”


被视作“能带来机遇的人",徐伊景明白是恭维,她礼貌性扯扯嘴角,对于此种说辞,显然不怎么买账。


“那李代表呢,能给我带来什么好处?”


司机放松了手下的力道,尽量恢复了自然神情:“利益最大化。相信徐会长也只对这个感兴趣吧。”


有人心道:现在不只是这个了。但她没有言语。


李世真拿出一副墨镜戴上:“其实您误会了。我家那位,不是老公,是我太太。”侧转头认真看了徐伊景一眼,露出潇洒的微笑,踩油门加速。


余光扫过世真的徐伊景,其表情,与多年前看着代表nim戴上墨镜载她去买衣服的李世真,有相同的神韵。


而她当然也注意到了李世真手上前后的小动作,意味深长地抬了抬眼眉。虽则一瞬间闪过了“李世真的太太难道与我有关”的念头,但很快就放弃了这个过于疯狂的想法。




然而,此时深夜梦回的徐伊景,闭上眼睛,开始回想春梦里 叛逆者的手。


骨节明细,长指窈窕。


赫然正是,李世真握着方向盘的手。




宴会上的人与事一 一浮现,大家看到与李世真一起出现的徐伊景,似乎都毫不意外。而自己配合着李代表说的那些话,也像是完全熟稔的套路一般。


台词念过太多次,就变成了真心话?不,那些本不是台词。就像李世真凝望她的眼神,遮遮掩掩,却不似逢场作戏。




会端一杯恰好为徐伊景所钟爱的饮品送上,会介绍徐会长即将要利用的商界人士给她认识,李世真的贴心程度,几乎达到让人十分起疑的地步。


此次回韩国之前,徐伊景锁定的头号对手,是大韩融金,资料显示该企业的代表李世真是个八面玲珑的高手,背后似乎还隐藏着什么来自日本的神秘势力。今晚看来,这个女人的八面玲珑,几乎都用在她徐伊景身上了。


精心设计的圈套亦或是包藏祸心的勾引,她都见怪不怪。


奇怪的是李世真的举动,以上两种都不像,倒更类似于,面对一个倏然乍起的讹错,暗藏韬隐之计。




寂静的夜和寂静的她之间,回忆膨胀着花蕾,不尽的路途,在不尽的黑暗间延展,仿佛有很多往事,要慢慢对着伊景盛放。


线索交织,都缠绕成模糊的画面。智者的迷惘,更像是愚氓眼前的幻象。


只因上苍开了个玩笑:讹错是徐伊景的失忆,韬隐是李世真的爱意。




徐伊景恍惚觉得,也许坐在车里的自己,当时产生的想法并不疯狂。


坐车时注意到李世真的手,无名指处,有长期佩戴戒指的痕迹。


而她自己的手指上,虽然不像是经常戴戒指的样子,但前几天在首饰盒里发现的钻戒,是谁送的呢?






“啪”的一声,李世真合上了首饰盒。盯着婚戒许久,眼睛有些酸了。


不想去分辨是带着哭意的酸,还是瞪太久之后的生理现象,她取了红酒来喝。


一边品酒一边自嘲:在酒会上不敢喝酒,回了家却又想让自己借酒迷醉。没办法,就为了自己能保持清醒地,和徐伊景多待一会儿。怎么办,刚刚和她分开两小时三十八分钟,又开始想念伊景了。




其实李世真不喜欢喝酒,她喜欢的是醉意。醉了,就可以忘记,曾在天堂为主的她,如今在地狱为仆。


她的天堂和地狱,都是徐伊景给的。伊景爱她,就是天堂,忘了她,就是地狱。


哦她怎么忘了,徐伊景爱一个人,也会赐予其地狱。所谓“无间地狱”,是否拆开来就是,她经历过的亲密无间,和目前正历经的相思地狱。




开始回味今晚的徐会长,车里和她谈笑风生的、晚宴上顾盼神飞的、无论做什么都惹自己注目的徐会长。伊景为什么要问自己关于音乐的事呢,而且还很在意的样子?


天气、爱好、购物……音乐算是爱好吧,看来只要不涉及正经事,徐伊景和人交流的话题从始至终就只有这几个呢,这些年来都未曾改变。




多年前,她想和她谈情说爱的时候,徐伊景总是在教她政商大计。而今她想跟她说些生意的事情以拉近距离了,徐伊景又开始对她的普通小事感兴趣。


错位,似乎总是错位。


纠正,仍然试图纠正。




如今表面客客气气的徐会长,竟让她有点想念曾经冷漠毒舌的徐代表了。至少,那个冷漠毒舌的人,会把所有有限却致命的温柔,都留给世真一个人。


可是,是谁让多年以后的徐伊景变得客情、收敛,偶尔愿意与世界和解的呢?


恐怕正是李世真自己。


从未奢望能改变自己的伴侣,而伴侣最终却在潜移默化当中,实实在在受了她的影响。这就是爱么?




可是,没有爱意,只有探寻的深意——今夜,李世真从她的舞伴徐伊景眸中发现的。


翩翩起舞的双飞燕,她们俩当然是全场的焦点,一直都是。愿意配合对方、 自己跳男步的徐伊景,魅力炫目,让世真无比庆幸,自己鼓起了勇气邀请对方共舞。




李世真原本不会跳华尔兹,是伊景教她的。初学时,曾几度被震撼到,因为不曾想过严谨肃穆的徐伊景,跳起这种无拘无束、恣意洒脱的舞步,也毫无违和之感。


那时伊景被她踩了脚也不皱眉头,尽力揽着大只的她、把所有的舞蹈转度和偏向力承担。


有时候动作幅度一大,难免弯腰过了头,给了徐伊景可乘之机,俯身就是一个轻吻。吻过要走,却被世真拉住,用自己鼻尖去蹭伊景的鼻尖。


圆润的鼻头,光滑的触觉,徐伊景的爱,一点都不像徐伊景,毫无棱角。




结婚多年,“我来做你的背景,你没有的我给你”之类的话,她的代表nim再没说过,全部用行动实现了而已。




轻盈而优雅,今晚搂着李世真的徐伊景,一如既往。世真只顾着前进与后退,以及一再提醒自己,不要过于沉溺对方的眼神。


腰部隔着衣服布料传来的温热,让她产生了伊景没有失忆、她们依然正相爱的错觉。


一个又一个,合作无间的华丽回旋,能并肩战斗,也能和谐共舞。她同她的默契,从来就不只存在于商场。




“跳的还不错。”失神之际,听到了来自徐伊景的矜持赞赏。


“谢谢,我也没想到,徐会长竟然跳男步跳的这么好……”李世真此话,旁人听来简直别有用心。




平静的脸色虽看不出什么异样,其实徐会长心里早已疑惑重重。她自己也十分意外,难道自己以前一直是跳男步的?华尔兹本是恋人之舞,她竟然和首次共舞的李代表搭配的如此顺畅…




是夜,注定是相思夜,只可惜相思不相知。


无法互道晚安,估计有人要晚而不眠、有人将卧而难安了。





评论(1)

热度(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