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果是CP粉

《战士公主西娜》吹,《不夜城》吹

【一元cp】 铭心(陆):谁的无言情深,注视谁的高台荣光

天海抖M:

恭喜挨过了微虐章节、坚持看到这里的各位盆友们,这文开始进入每集甜甜甜的部分了……因为对真真产生了兴趣的老徐,要开始主动出击了。


距离老徐恢复记忆不远了,离此文完结也不远了。


商战阴谋什么的不要,本章节我们来看清新美好的中年恋爱【咳




我居然隔日更文了,泥萌要不要把小心心给我奖励一下? ´◔౪◔




以下第六章正文:


————————————————————






手机屏幕亮了又暗,盯着备注里的“代表nim”的字样,李世真犹豫着要不要拨出去。


昨天上午出院了,所以晚上伊景去医院看她时,并没有找到人。卓偷偷告诉她,没看到世真,坐在车里的会长似乎是有那么点失望,因为回家路上她一个字儿都没说。


一定是卓看错了,那个人怎么会失望呢,而且即使真的失望也不会表现出来的吧。


那……现在要不要打个电话道个歉,毕竟害的人家日理万机的徐大会长白跑一趟?




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坐卧不安 捏着手机的李世真,同七年前在床上滚来滚去 摸着照片想念代表的李世真,没什么两样。


只不过是肩膀上多了一道疤,因保护心上人所获的勋章。




还没想好要不要打电话的时候,手机抢先响了起来,“U and I”的铃声,吓了她一跳。


“喂?”


“是我,徐伊景。”


“徐会长,您好。”


再没有什么比想致电给恋人时、却被对方先一步打过来,更加默契而美妙的事情了。


“周六下午有空么,新地标项目后期的投资额配比,我想调整一下。”提出工作建议的人并没有注意,现在是私人休息时间,而对方是一个刚刚出院的病号。


好在李世真早就习惯了某工作狂的发号施令:“下午和晚上我有安排了,改天可以吗?”


“本周的其他时间,我的日程已全部排满。”


周六的下午与晚上,应该是属于爱人之间共度的时光吧。十分难得,电话这头的徐伊景敏感地注意到了这一点。


没有原因的,她心情忽然不怎么好,不过完全没有显示出来的必要:“那么就定在下周一吧。”




隔着电话,李世真仿佛可以看见那个女人皱着眉心、垮下了嘴角。从某人平静如水的语气中挖掘情绪的方面,她已是个中翘楚。


谁让她的专修课就是徐伊景呢。




捧着电话,世真小心翼翼地解释起来:“周六我要飞东京,那天下午是宋美的硕士毕业典礼,参加完之后,晚上我和姨母想帮她庆祝一下。”


“……”


“啊对了,宋美是我的表妹。姨母、我还有表妹,我们相依为命很多年……”


“我对李代表的私生活不感兴趣。”打断对方,徐会长冷淡地陈述着不是事实的事实。




又在骗人,刚才听到我说周末有安排,明明就不开心了。李世真暗中吐槽,还翻了个白眼。翻到一半,想起伊景以前说过她翻白眼很丑,于是默默放弃了。




“那么,具体的调整方案我会发你邮箱。”得到解释的徐伊景,说完就挂断了电话,完全没给李世真什么扯闲话的机会。




世真叹了口气,想说的还没说完,本想感谢伊景派赵理事送去医院的补品来着。


难道真的是因为,昨晚去医院没找到她,生气了?


不过,无论说什么,能听听老婆的声音,总是不错的。想到这儿,李世真不免又弯着眼睛笑了起来。


伊景啊,既然不给我机会在电话中向你道谢,那就只好找你当面致谢了。




未曾料到,根本不需要李代表煞费苦心的安排什么巧遇,她们,就直截了当得碰面了——


礼拜六,在宋美的硕士毕业典礼上。




上苍还真是厚待李世真。宋美就读研究生的学校,正巧是徐伊景的母校,东京大学。


早该想到的,日本金融界巨擘、日韩财团年轻有为的会长,一直以来都是母校的骄傲,她偶尔会被邀请回校做个演讲、给优秀毕业生授个证书,再正常不过了。




大会场的主席台上,将证书颁发到宋美手中,刚才一直严肃的徐伊景,难能可贵地笑了笑:“恭喜你,玉汝于成。”


话中涵义,显然是出自于对宋美身世和背景的了解。




“谢谢您。”在讲台上看到自家老姐的妻子,宋美是喜悦而骄傲的,要不是李世真早就如此这般的提醒过她,她说不定会给徐会长一个热情的拥抱。


唉,心疼姐姐,嫂子徐伊景看起来真的,和她完全不熟的样子。




其实,那只是“看起来”而已。


对于此次安排,除了金作家之外,所有人都很欢喜,包括一手促成这件事的徐伊景。




说到金作家的遭遇,不过就是……会长先是以周六要约见商业伙伴为由,让金作家代表她婉拒了母校的邀请;过了一天,又莫名其妙要求金作家答应下来,说能出席母校的毕业祭,荣幸之至。害的她因为与东大庆典方面的负责人来回交涉,不得已取消了与文副社长的约会。




当年的文室长,如今的副社长,不仅职位提升了,脾气也大了起来,对于某人的爽约,她很不高兴。


金作家的床何其有幸,见证了不高兴的全过程,不过都是后话。




然而,此刻仰视着她家伊景与自家妹妹同台的李世真,却很高兴。她爱人的姿容,从来都是夺目而耀眼,既像夜里的灯光,又似白日的阳光,当得起炫目无双。


一想到被许多人崇拜爱戴的偶像,是她李世真的女人,骄傲自得之感便油然而生。




专心致志地听完徐会长的演讲,全场掌声雷动。姨母也激动万分,一方面为自己女儿欣慰,辛苦煎熬了这么多年,终于从名校毕业;一方面也是替世真开心,她的归宿 徐伊景,真的非常优秀。


演讲环节告一段落,世真发现徐伊景离开演讲台去了礼堂后面。她和姨母打过招呼说待会儿再来找她们,便跟了过去。




坐在VIP休息室里,品尝着香茗的徐伊景,看到推门进来的李世真,毫不意外,冲她点了点头。


茶水使徐伊景的唇透着光,润泽亮滑,看起来很可口的样子。


于是李世真也倒了一杯水来喝,说不清自己是口渴…还是心里渴。




“刚才没有鼓掌。”端坐在沙发上的女人,貌似无意。


李世真一怔,这么说刚才演讲完之后,伊景往她所在的位置看了一眼并非错觉?


不太明显的,她用杯子掩藏了笑意:“是,因为太过精彩,我还在回味您演讲的内容。反应过来时,掌声已经结束了。”




“我还以为李代表对我所说的有什么不满。”徐会长带着颇具意味的神情,看向对方。


“您指的是?”李世真不解问道。


“你妹妹很优秀。”不打招呼就换话题的毛病,这个人是改不掉了。


“谢谢,宋美是我们家的骄傲。”


“不过她很难达到你的程度。”




李世真放下了水杯,表情凝滞了一下:“为什么这么说?”


“她的眼睛里,没有欲望。”又来了,徐伊景式轻描淡写却十分妄肆的评价。




知道徐伊景说的是事实,也清楚这女人判断别人成就的标准,总是和欲望相关,可还是很难接受她的结论。


很好,如徐会长所言,李代表现在确实“对她所说的有什么不满”了。徐伊景总是有惹怒别人的本事,而她却没什么资格和身份,将怒气发作出来。




转念一想,她很快发现一个问题:以前她和老婆说到妹妹时,徐伊景都是赞赏有加的,也曾多次鼓励宋美努力奋斗,达到世真的高度。现在看来,其实伊景并不认为宋美有那个本事,她当时那么说,也许是因为……


也许是因为徐伊景不想让世真失望,故此隐瞒了内心想法。她知道,长年以来,表妹都是李世真全家的希望,她不能用直言不讳来毁掉妻子对家人的美好希冀。




想想以上这些,再看看眼前的女人,李世真唏嘘不已,愤怒好像瞬间又被窝心的暖意化解了。


原来她的伊景,在她不知道的地方,存了那么多爱护她的小心思啊。




而低眉敛目的徐伊景,琢磨的却是另一回事。她对颂美的评价是基于想惹怒李世真的目的而做出的,一个人生气的时候,是最能被挖掘真实性格与涵养的时机。也想看看,气愤的李代表,会对自己出言不逊么……


然而没有。李代表看起来虽有不忿,却转而若有所思。


奇怪的念头冒了出来:也许,这个人是习惯了被我如此对待吗?




“天气不错,要去校园里走走吗?”很感动的世真,向对方诚恳地建议道。


徐会长收了心思,从容站起:“也好。”




毕业季,校园里到处都是穿着学士服、扔学士帽的兴奋学子,两位仪态万方的商界名媛,着实有些扎眼。


大着胆子冲李世真吹口哨的男生,让她发出了年轻真好的感慨。倘若自己再年轻个十岁,面对校园中穿梭的徐伊景,她大概也敢……大概也是不敢吹口哨的。


这可是徐伊景啊,神一般的女人。但虽说神明似的,却又不能称她为女神,女神都负责普度众生,而她家这位,负责大杀四方。


琢磨着伊景到底是“女神”还是“战神”的问题,很难强忍住不笑。




徐伊景专注于看校园风景,而李世真专注于看徐伊景。逡巡的目光围绕爱人打转,反正走在后面,对方也看不见。


当炙热的眼神逐渐趋向赤裸,聚焦于伊景的包臀短裙和修长美腿,正欲作些关于“裙下之臣”的旖旎联想时,视线落到了对方的手上。


两个不太明显的烫伤痕迹。




世真联想到赵理事送到医院的补品汤,略一思索就明白过来,却还是想坏心地挑逗一下她:“徐会长的手怎么了?”


“端热水没注意,烫了一下。”


“哦~忽然想起来,我还没感谢您派人送我的慰问汤品。”


“……应尽的礼数罢了,李代表不必在意。”




回头看着李世真玩味的目光,徐会长少见的面庞微红,一定是太阳晒的。她觉得有必要解释一下:“李代表该不会以为,那汤是我亲手煲的吧。”


“不会。我想应该出自是您家的名厨之手。”当然知道不是你亲手煲的,你煲的汤,不可能那么好喝。




见李代表满脸笃定的样子,徐会长也不想多说什么。


她不用说,事实也非常清楚,赵理事送汤时告诉世真,会长本想亲手尝试给李代表煲一锅鸡汤聊表心意的,结果专心工作忘了这回事,锅都要烧干了才想起来,急着去端又被烫到,最后还是让家里的厨师精心烹调了补品送去。


想象着那个画面,李世真觉得既好笑又温暖。记忆没有了心意却还在,真好。




围着操场走了一圈,来到图书馆旁的某处雕塑附近,徐会长停住了脚步。


暗中揣度:强硬的做派已经习惯,那么或许示弱有用?




像是想起什么,又像是纠结了一下,她随后自言自语开了口:“以前常在这里读书学习,有个纨绔子弟曾想欺负我,被我打得满地找牙。后来他纠集了一伙人来找我算账……”


说到这里,忽然不再继续。




李世真知道她要讲述那段让她很不愿回忆的历史了,所以也不盘问,就那么静静地等着。事情的前因后果,几年前,伊景都和她讲过,如果现在她不想说,自然也不用再说第二遍。




很快,徐伊景选择继续往前走,李世真默默跟着。


“不问么?后来怎么了…”恢复了平稳语气的徐会长,反问起了对方。


“你想说的话,会说完的。不想说的事,没有强迫自己的必要。”世真并不十分好奇,回答道。




反正我都知道的。而且,我很心疼。


有人一边想着,一边默默转移了视线去看别处,掩饰心疼。




徐伊景勾了勾唇:“李代表真是个聪明人。倾听了别人的秘密,就要坦白自己的秘密以相抵,这个道理,你大概想的很透彻。”


李代表无奈得转回头:徐伊景你可真是好样的,亏我还心疼你呢,这么快就换了副面孔开始讥讽我了。


当然,还是要反击的:“如果徐会长的秘密价值连城的话,我倒是不介意和您交换秘密。”




没预料自己得到了如此回应,徐会长只是置之莞尔。


李世真却在她转身的瞬间偷笑了一下。




我爱你,就是我最大的秘密。







评论

热度(2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