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果是CP粉

《战士公主西娜》吹,《不夜城》吹

Demian【番外七】

ivyyyyyyyy:

两周终于到了。


还是建议从正文看起,不要跳番外哦。


今天的BGM非常温柔:


网易云音乐:http://music.163.com/#/song?id=5411537


QQ音乐:https://y.qq.com/n/yqq/song/0043dCcE1O03dY.html


酷我音乐:http://www.kuwo.cn/yinyue/1568436?catalog=yueku2016




前文链接:Demian【一】http://ivyyyyyyyypapapa.lofter.com/post/1e396aa9_efbea50


               Demian【二】http://ivyyyyyyyypapapa.lofter.com/post/1e396aa9_effda1e


               Demian【三】http://ivyyyyyyyypapapa.lofter.com/post/1e396aa9_f035a3f


               Demian【四】http://ivyyyyyyyypapapa.lofter.com/post/1e396aa9_f0844e9


               Demian【暂完】http://ivyyyyyyyypapapa.lofter.com/post/1e396aa9_f0c72d0


               Demian【番外一】http://ivyyyyyyyypapapa.lofter.com/post/1e396aa9_f138492


               Demian【番外二】http://ivyyyyyyyypapapa.lofter.com/post/1e396aa9_f20f8f4


               Demian【番外三】http://ivyyyyyyyypapapa.lofter.com/post/1e396aa9_f2cf818


               Demian【番外四】http://ivyyyyyyyypapapa.lofter.com/post/1e396aa9_f525182


               Demian【番外五】http://ivyyyyyyyypapapa.lofter.com/post/1e396aa9_f697519


               Demian【番外六】http://ivyyyyyyyypapapa.lofter.com/post/1e396aa9_f808f4a


------------------------------------------------------------------------------------------------






午夜场的影院只回放老电影,幕布挂下来像洗得发白的旧窗帘,好在映画和音响效果都十分现代。


厅里零散坐着人,借着黑,借着人少,都不只是来看电影的。前排靠走道坐着的一对,从坐下起就头靠着头,睡着了似的一动不动,从后面只能看到两丛黑头发紧紧贴在一起。


右手边的一对大概是专挑角落坐,余光能看见他们先是时不时挨着耳语,讲着讲着就亲了起来,亲得不能说忘情,但完全一副难舍难分的样子。


李世真身后坐着的另一对,女的一直在低声问:“哥哥不吃爆米花吗?”然后传来咀嚼爆米花的咔嚓咔嚓的脆响。


李世真在咔嚓咔嚓声中悄悄转头,看到身后的女孩子环着靠着的男生的手臂,两手捧着黄色的大桶,而男孩子在一颗一颗地捡起爆米花来往她嘴里送。


李世真回过头来努努嘴,拿起饮料吸了两口。她身边坐着徐伊景,倒不是这一点最让她觉得虚无——她自己也好几年没进过电影院了,终于进来了一回,还是和徐伊景一道来的。她觉得自己超额达成了目标,难免有一种虚无的满足感。但此刻她又是的的确确、真真实实地和她坐在一起的。


厅里的空气很闷,混着膨化食品的甜味和各种男女式的香水味,像三温暖房里的味道。


男主角在大银幕里弹钢琴,前奏与她们两小时前在江边听到的电台音乐一致。




已经是四月份了,李世真打算在生日当天见一见首尔的家人和朋友,因而徐伊景再次陪她回了韩国。


她们开着车到了汉江边,这是她们第二次在夜里一起来汉江。


李世真降下了车窗,春天的晚风吹进来,凉凉的,她的头发丝儿被乱乱地吹上了脸。李世真绷着发圈去扎,她一面拢头发一面和徐伊景聊天。


“颂美要高考了,说是很有希望进首尔大学——时间真是过得好快。”李世真说。


徐伊景点点头。“好像大家都没什么变化,武真集团也是,天下金融也是,”李世真继续道,“不过听说武真在这次大选里又被调查了。”


“不用操心,只是做做样子。武真的根基很稳固,即使再大洗牌几次也倒不下来。”徐伊景回道。


“不是,并不是操心……”李世真反驳道,她忽然想起什么,转而笑着问:“不过代表,您之前带我来这里,真的只是为了夸我吗?”


“什么?”徐伊景不解。


“就是那天,还住在韩国的时候,那天晚上您把我带到这儿,说是因为我表现太好所以要夸奖我。”李世真解释道。


“哦,那次是——”徐伊景轻声笑,却被李世真打断。


“难道不是因为您想我了吗?”李世真抢白道,她带着必胜的微笑从副驾驶那凑过来,伸手扶住徐伊景的椅背,形成了一个带有侵略性的包围圈。


徐伊景只愣了一愣,随即也笑起来。她很从容地在包围圈里侧过脸来,反问道:“那世真那天说的担心我,真的就只是担心我吗?”


“什么?”这回换到李世真不解。


“难道世真你,”徐伊景继续道,用她特有的挑逗更挑衅的语气,直望向李世真,“世真你当时不是藏着更不可告人的情感吗?”


“啊真是,”李世真的包围圈便不攻自破了,她吞吞吐吐地收回身子,“代表怎么突然提这个——好闷啊。”她干笑了两声,伸手打开了车载电台。


电台里在放那首很知名的钢琴曲,出自那部很知名的爱情片。


“刚才在来的路上,看到有影院在午夜重映这个电影呢。”李世真说。


“是吗。”徐伊景道。


“说起这个,我好像快十年都没有去过电影院了。真的有些丢脸,觉得自己都不像个现代人了。”李世真忽然道,“自从我爸妈去世后就没有去过,从前的生活狼狈得几乎没有一点自己的时间。”


“世真呐……”徐伊景想要安慰。


“那天放学后,吃晚饭的时候答应我下个休息日会带我去电影院,我数着日子,那个休息日却永远都没有来。”李世真仰着脸回忆道,又意识到自己太过感伤,转过脸来强笑着问,“代表呢?您多久没去电影院了?”


“好像从来都没有去过。”徐伊景答道,见李世真诧异的样子,淡淡地继续说,“我们家没有这样的娱乐活动,小时候想去的时候没机会去,后来也就没有去的念头了。”


“代表……”李世真轻声叫。她觉得风有些过凉了,她又升起了车窗。


徐伊景的睫毛颤了颤,她长舒一口气,侧脸问:“你刚才说的电影院在哪里?”


“就是画廊附近那个。”李世真答。


徐伊景便拉下了安全带。“去看电影吧,当作生日礼物——”她握住方向盘,转头对着李世真的满面疑惑与惊喜,微笑道,“明天不是要生日了吗?所以一起去看电影吧。”


而后她目视前方发动汽车,她听到李世真轻声笑了。


李世真安静了片刻,把电台的音乐声又调响了些。音乐,汉江,春天,马上要看的爱情片,任哪个都不足以成为徐伊景的偏爱;可当它们合为一体时,谁又能不爱上这个夜晚。




所以她们现在一起坐在这个放映厅里。


徐伊景注意到李世真喝饮料的频率很高,又不是那种大口的,而是小口小口吸,放下去又立刻拿起来,几乎没有间断。有一回不巧咬着了吸管,果汁溅出来滴在李世真的白T恤上,染上了指甲盖大小的一块黄。李世真立刻放下杯子,皱着眉毛和鼻子没声儿地嘀咕了两句,拿手使劲儿地揩那污渍。


徐伊景偷瞟到李世真的懊恼样子,她居然生出些幸灾乐祸的高兴来。她偷看到她愁眉苦脸地抹着衣服,又放弃挣扎似的使劲儿往后一靠,气鼓鼓地重又拿起饮料。她便止不住想笑。


李世真捧着饮料轻轻啜,她入神地看着银幕,皱起的眉头慢慢舒展开来——她的眉毛与一般漂亮女孩子的眉毛不同,没有多少修饰,只是自然的,毛茸茸的,但又很恰当地框在眼窝上,显得亲切又可爱;那两道眉毛会随着剧情的发展突然挑起,眉心拧出痕来,又缓缓放下。李世真看得很认真,她不自觉地咬着吸管的样子,像专心听课的学生在咬笔头。


徐伊景忽然意识到自己为这些无聊的细节高兴了许久,她自嘲地笑一笑,也收回神投入到电影里去了。


主角们约好了下一次见面的时间,男主角满怀着喜悦的心事在海岸边散步。他开始唱以那首钢琴曲为基调的歌。傍晚的时刻,海岸近处的天是深蓝的,远处是火红的。海岸的长廊立着两排路灯,白,圆润,像两排圆月,也像画廊外的路灯。




当天的更早些时候,大概六七点的样子,天刚刚黑。徐伊景坐在沙发上喝茶,李世真在房间里踱来踱去。


“代表——”李世真突然叫,徐伊景偏头去看,见李世真站定在窗边,两手搭着玻璃,出神地盯着窗外。


“还是这条路。”李世真道,“代表知道吗?这条路左边的路灯比右边少一盏。”


“什么?”徐伊景问。


“可能这条路对代表来说没有什么特别的,”李世真低声说,她的手指在玻璃上小心地拂,一下一下点在外面暗幽幽的昏黄的路灯上,“对我来说却是没办法忘记的地方。穿过去可以坐回家的公车,每天早上在那里下车都很高兴,很期待。来回的路上总能看见的那家中餐馆,今天路过的时候发现居然已经关门了。”


“现在讲起来还是有些丢脸,”李世真说着,转过身来,耸耸肩有些羞涩地笑道,“后来有好几次等在画廊楼下却不敢进来,就那样在这条路上走来走去,不知道自己到底要做什么,有一次居然无聊地数起了路灯。”


“世真呐。”徐伊景放下杯子。


“代表没注意过吧,这条路左边——”李世真道。


“左边有五盏灯,右边有六盏。”徐伊景脱口而出。李世真讶异地望过来,徐伊景又端起杯子,平静地解释道:“有在窗边远眺的习惯,没有特别去注意过周围环境,但在这里工作了一年多,总还是会有一些留意。还有——”


徐伊景迟疑着自己是否该说下去。


她的确有在窗边远眺的习惯,她曾经多次站在那扇窗边,默不作声地看着李世真或委屈,或生气,或兴奋的背影越走越远。徐伊景把路灯当作节点,她看着李世真的身影走过一盏一盏灯,走过一个一个节点,直到消失在拐角处。她走远一点,她的心就往下沉一点。


但她不敢拦住她,天知道她曾有多想拦住她。她不敢拦住她,不敢留下她,不敢服软,不敢示弱,她后来甚至不敢直视她的眼睛——尽管她从不表露她的不敢,尽管她总是装作稀松平常、处之泰然地望着她的眼睛。


“还有什么?”李世真问。


“没事,”徐伊景笑笑,藏起了后半句话,“天气不错,要不要出去转转?”


于是她们一起去了汉江边,又一起来到了电影院。


徐伊景是很少共情的,现实生活都极难让她共情,更不要说这种浮华的,虚假的艺术作品了。但此刻她似乎与银幕中的人产生了少许共鸣,主角们在天文馆的定情之吻竟让她忍不住微笑。这种共情与共鸣对她来说太过诡异,她坐在电影院里这件事本身就足够诡异。


是李世真触发了这种诡异,是李世真触发了她的生命。




李世真尚在毫不知情地观看电影,饮料喝光了,空杯子被搁在一边。


李世真突然觉得手里空落落的,她偷看了一眼徐伊景,徐伊景似乎正很专心地盯着银幕,右手搭在扶手上。李世真收回目光,转而用余光去瞄徐伊景的手。


气氛微妙起来。其实李世真大可直接去握住那只手,如同她已经无数次做过的那样。可在午夜场的电影院,在舒缓的爱情片面前,一切似乎都要谨慎些,内敛些,仪式感更重一些。


李世真的左手悄悄搭上扶手,然后她的手一厘米一厘米地贴着扶手向左移去;她的小指先碰到了徐伊景的小指,她感到徐伊景的手本能地,迅速地向一边缩去;她正有些失落,那手又主动贴了回来,落在比先前更近的位置,小指贴着小指。


李世真又偷偷望了望徐伊景,徐伊景仰着脸看着银幕,一副什么都没有发生的神情。李世真抿住嘴笑了笑,她拿小指勾住了徐伊景的小指,然后整个手掌盖上去,合住了徐伊景的手背。她感到徐伊景顺从地张开手,让她好嵌进手指来,两个手一上一下紧紧扣牢在一起。


李世真知足地忍着笑意继续看电影,电影是虚假的,周围是真实的,她享受这少有的,被虚实包围的时间和空间。


李世真原本以为自己早过了会为虚假的电影动容的年纪,可当影片最后一段蒙太奇式的镜头出现时,她还是止不住地伤心起来。男女主人公在构想中拥吻,而实际上早已经各奔东西。李世真先前就耳闻了结局,她知道这不算个坏结局,但也远不是个好结局,大概只算得上是一个现实的结局。她突然庆幸自己处在截然不同的现实里,她握着徐伊景的手不自觉地收紧了些。


徐伊景感受到了那股力量,她偏过一点头去看李世真,她发现李世真睁着的眼睛红红的,梗着的脖子也有点僵硬,她知道她有些难过。


这孩子真会入戏,徐伊景暗自好笑。


电影近结尾了,徐伊景下意识地去看手表,十二点已经过了十五分。


生日快乐,徐伊景在心里说。她瞄到李世真十分投入的欲哭的样子,李世真的长头发散下来落在脖子里——李世真是徐伊景见过的唯一一个,长发比短发更显精干的人;尽管此刻的她实在精干全无;她的眼睛,连同鼻尖都红了起来,银幕的荧光亮亮地照穿她鼻尖底下的软骨。李世真的眼睛眨了一下,又眨一下,她有点窘迫地噙着眼泪,她抓着徐伊景的手不由自主地用着力。


徐伊景忽然就想起了自己没有说完的后半句话,她也想不通自己为什么要那样做——或许是空气里的灰尘起了静电,或许是电影的配乐到了高潮,或许是主角们的共舞很有情调,或许是李世真的生日来临,或许只是这一刻的李世真过于美好。徐伊景抽出自己原本被握住的手,反转过手掌来包住李世真的手,然后再翻一个面,手心贴着手心把李世真的手压在下面。


李世真恍恍惚惚地看一眼徐伊景,后者依旧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只看着前方。然后李世真感到手心痒痒的,徐伊景的食指在她手心上轻轻地滑动。


徐伊景在写字,李世真低下眼去看,黑暗里又看不清切。李世真只好一面盯着那一笔一画移动的食指,一面凭着感觉思考破解那些笔画所包含的意味。徐伊景的食指最后在她的掌心画了个圈,又勾出一个自上而下的半弧,而后有些加重力道地竖下一划来作为收尾。


李世真分辨出来了,是“O”和“U”,徐伊景写了“I LOVE YOU”,这是她藏起来的后半句话。


李世真的眼前顿时更糊了。她怕眼泪掉下来,抬头去看银幕,模糊的晕眩的光线刺得她眼睛痛,她只好又低下头去。她一把握紧徐伊景的手,仿佛要把那句话也抓在手心里一样。


李世真用了几秒憋回所有的眼泪,她抬眼去看徐伊景。徐伊景感应了似的,终于也偏过脸来,安慰又温柔地朝她笑了笑。


徐伊景穿着黑色的高领薄毛衣,她的领子是丝绒的,中间有一颗淡色的纽扣;她偏过身来的角度,正好让那颗纽扣在荧光下闪闪亮起光来。


前排靠在一起的两丛黑头发仍旧靠在一起,右手边的那一对或许还在拥吻,身后咀嚼爆米花的咔嚓声也从未停歇。


李世真盯了徐伊景许久,在后者终于有些不自然地想要偏回脸去之前,凑上去亲住了她的嘴角。徐伊景微侧着脸怔在了半途中。


李世真憋着一口气,憋到快要窒息,然后她感到徐伊景慢慢移回脸,徐伊景的温热的鼻息打到她脸上,徐伊景轻轻吻了她的嘴。


李世真终于吐出那口气来,她半睁开眼睛,看到近在咫尺的徐伊景闭着眼,密密的睫毛盖着下眼睑。徐伊景的睫毛,她的眉毛,她眼角的细纹,她滋润而湿热的嘴唇,她们一不小心就会磕到一起的鼻子,以及她一面明,一面暗,细看还有绒毛的脸颊,都是真实的,敏感的。她在亲吻一个真实而敏感的她,她感到不可思议的炽热和快乐。


电影连同配乐一齐进入了尾声,李世真闭着眼在黑暗封闭的影院坐席上许愿。她有太多愿望想许,但如果每年都只能应验一个的话,她大概每年都只想许最肤浅,又最深刻的那一个。她只希望能够一直爱着她,每一分,每一秒,全心全意地爱她;就像现在正偷偷和她亲吻一样,在有限的生命里,用无限的时间和精力去爱她。只要是能够在一起的生活,不论好的坏的她愿意照单全收。


而现在究竟是几点钟,星期几,几月份,她们正在哪个城市,周围有哪些人,李世真不知道,徐伊景也不知道;她们被吸进两个人的电影里去了。


李世真在大厅的灯光亮起来的一瞬间很及时地移开嘴唇坐正了身子。四周闹起来,原本窝在一起的小情侣纷纷站起身来,伸懒腰的伸懒腰,穿外套的穿外套,还有几个忍不住抱怨结局。


“哎呀真是,居然这么明显,”李世真依旧没有松开徐伊景的手,她低下头去观察白T恤上的污渍,忍不住哀叹,“不知道还能不能洗掉。”


“世真呐。”徐伊景叫道。


“恩?”李世真应着,扭头去看她。


徐伊景挑了挑眉,吸一口气,对她笑道:“回家吧。”


她说得格外柔和和低声,但李世真在一片喧闹中又听得格外清晰。她举起她的手。


“是,代表。”李世真答。










------------------------------------------------------------------------------------------------




谢谢观看,欢迎点赞。


觉不觉得很像一个收尾?觉不觉得没有下文了?


没错我就是这么想的嘻嘻,结束啦没梗啦。


我一直很想开一个新的系列,写那种完整的,有剧情的故事。但完整的剧情线是很难铺的,而且不夜城本身就有非常不错的剧本珠玉在前……希望我的脑子够用,如果够的话,下周考完试就开新。如果不够的话,我就一直死命想到够的那天再开新。




PS:强烈推荐Lala Land,或许大家都看过了。但我觉得这个片儿,看两遍会有新感觉。


比方说我第一次去看的那天,伦敦还下了17年的初雪…但可能白天上课太累了,中间剧情又平(无)淡(聊),我第一次在电影院打了十多分钟的瞌睡。看完最突出的印象是,OST太棒,剧情太没意思。


这几天为了找合适的BGM翻遍了网易云,最后又听到Lala Land的那几首。然后忍不住去刷了遍电影,静下心来看才发现它拍得太细腻了!相爱的过程不能再深入人心。画面结构啊,色彩啊,配乐啊,台词,歌词全都好得一塌糊涂。把普通人的爱情故事讲得这么打动人真的非常难得。


总之爱情真是个好东西,祝福大家都能有。













评论

热度(253)

  1. 赵子坷2012ivyyyyyyyy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