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果是CP粉

《战士公主西娜》吹,《不夜城》吹

【一元cp】 铭心(柒):谁的引擎轰鸣,解决谁的燃眉之急

天海抖M:

用直升飞机泡妞的大手笔,大概就徐女士这种财大气粗的人能干出来 。
嗯,不过你们李塞进也是自愿被泡的。
第七章了啊……所以文里借用了一句“夜的第七章”歌词,待会儿看出来的可以举手 (๑•̀ㅁ•́ฅ) 


话说能看着我从开头一直瞎掰到第七章,你们真的好棒棒~~坚持一下哈,下一章完结。
给泥萌比心❤

以下第七章正文:

————————————————————


从下午走到黄昏,李世真其实很想就这么跟着徐伊景,在校园里走到天荒地老。可是世间之事,多半事与愿违。
接起下属电话之前,她就预感肯定没什么好事。

果然。近日,大韩融金财团的会长文在熙突然被爆料,涉嫌向官员行贿和操纵股市,韩国的金融司和首尔检查院已经双双介入了调查。更蹊跷的是,今天文会长在大阪考察项目时,被当地的日本警察直接带走。
现在财团上下人心惶惶,局势十分混乱,需要代表李世真了解情况并主持大局。

第一反应是怀疑有人栽赃陷害,文会长的秉性,世真是了解的,最不屑与贪官污吏为伍,最不齿与蝇营狗苟者同行。

可是现在完全不明白事情前因后果,一切都要去了大阪再见机行事。看看手表,这个时间点,乘坐新干线的话,要三个多小时才能赶到大阪,太慢。而秘书也发来了机票已售罄的消息,可真是让李世真一筹莫展。


正当她在考虑实在不行便自己飞车去大阪的可行性时,将一切困境看在眼里的身边人出了声:“李代表,是遇到什么麻烦了么?”

每次遇到难解决的事,似乎总是徐伊景帮她搞定。这次世真不想再麻烦伊景:“没有。但是我立刻要去大阪一趟,和您定好的下周一的工作安排,也许会推迟,非常抱歉,请您谅解。”

即使在如此紧迫的时刻,她都不忘为了可能造成的麻烦向自己道歉。徐伊景暗自喟叹一声,怎么会不受触动。
“如果实在没办法……李代表可以坐我的私人飞机去大阪。”徐伊景听见自己这么建议说。

空气凝结了五秒,是李世真一个深呼吸的时间,她非常意外。
徐家的私人飞机,就连伊景自己也不常启用,因为那是老会长徐峰秀生前珍爱之物。听说他有时甚至会亲自擦拭机体什么的,宝贝得紧。
望着李世真探寻的目光,徐伊景垂下了眼皮:“感觉李代表面临的是十万火急的事,作为合作伙伴,我愿意尽些绵薄之力。”

可是伊景啊,你尽的力,并不绵薄……而且我也从没见过,你对你其他的“合作伙伴”尽过力。
此番念头闪过世真的脑海,她竟在当下火烧眉毛的时候,笑了出来:失忆的徐伊景,却没失去帮助她的热情和意愿。


对我这么好……所以我们现在,到底是谁在追谁。

大概徐会长也觉得,忽然热心肠的自己十分反常,不过话已出口,不好反悔。于是立刻联系私人飞机的驾驶员做好起飞准备,之后就开车带着李世真赶去机场。

一路上李代表都在打电话,给不同的下属安排工作,事项繁多却有条不紊、临危不乱,世真的处事风格,令徐会长很是欣赏。
暗自思考着将此人纳为麾下的可能性,徐伊景把车开的飞快。

她哪里能想到,何止麾下,即使是纳为身下,世真也是愿意的。更何况,她本就是她一手教出来的得力干将。

到达目的地,一切已准备就绪。行色匆匆的李世真停下了脚步,望着不远处急转的螺旋桨,她突然恢复了平静,甚至有心情,回头深深看了一眼徐伊景。

“徐会长,谢谢。”
“你可是救过我的,我平生最讨厌亏欠别人。所以这次,算是还了李代表一个人情。”
“仅此而已?”
“仅此,而已。”

快步上了飞机,李世真的身影消失在暮色渐合的天幕之中。

抬头仰望的人轻叹口气,也许不是…仅此而已。

她所认识的李代表,成熟内敛、坚韧醒世,是一个优秀的女人。豁出性命相救的情意,说不感动是假的,狷狂的时代里,已经很少有人能坚守单纯的勇气和善良。

可是更具吸引力的,似乎是那双无论何时都收藏着热情与迷恋的眼睛。
曾想暗暗观察李世真,然而她每一次似有意似无意地把目光移到对方身上时,发现对方都正好在看她。
真的是心有灵犀么?不。她徐伊景的字典里面,所谓心有灵犀,不过是其中一方曲意迎合罢了。
虽然目光相触、对方会迅速收敛,但她认定,在她不注意的时候,李代表依然在关注她。


而当目光聚焦于李世真,徐伊景常有揽镜自照的幻觉。


 
来不及整理心情,她回到车上,打开蓝牙耳机,发动了引擎。 


“卓,叫人查一下大韩融金的文在熙在大阪被带走的事。” 
 
 
文会长在大阪警察局里没遭什么罪,显然是受了谁的关照。但眼下李世真没空去思考这个问题,最关键的是尽快查清楚栽赃会长的是谁,又是带着什么目的。 
文在熙暂时不能离开日本境内,所以只好派李代表赶回韩国处理危机。 


一下飞机就找公关公司 展开危机公关工作,再召开了股东会安抚大股东们,紧接着安排自己的亲信暗中调查几个怀疑对象,李世真这几天简直忙得脚不沾地。 
 
可无论怎样努力,都没法阻止公司股票价格大幅跳水。而且本次恶意搞垮文在熙的暗势力,来势汹汹,又或许是背后有政府高官在撑腰,所以有恃无恐。 
李世真开始感到无力:如果在首尔这座不夜城里,邪恶已成为华丽残酷的主流乐章,那么正义就会沦为深沉无奈的惆怅。 
 

使劲揉了揉双眼,从电脑跟前站起,去泡了一杯咖啡。 
没有加奶与糖的清咖,苦涩的味道,让她想起了去年,徐伊景曾对她说过:世真啊,人性的沼泽就是欲望, 没有谁真的可以不被弄脏,包括你们那位无比清高的文会长。 
可悲可叹,事实再一次印证了,徐伊景的永远正确。 




 
永远正确的徐会长,反复翻看手下报告的资料,正陷入沉思。 
 
从资料上看,文在熙在之前的大选中拒绝为某候选人提供竞选资金,此次遭到了报复而已。但她的直觉告诉她,恐怕没这么简单。 
对她而言,李世真是一个优秀的对手,倘若自己能帮她解决此次危机,对方说不定会因为感激而考虑自己抛出的橄榄枝。利用此机会将对手变成自己的手下,何乐而不为。 
 
基于这种考虑,她给某人写了一封邮件,简单分析了自己注意到的几个点。鼠标指向发送键,可她迟迟没有按下去。 
 
犹豫再三,还是选择了匿名发送。 
 
如果李世真不知道是何人发送的邮件,说明李代表和她,以前并无交集,因而对徐伊景的风格并不熟悉,自己权当做一回善事;若是李世真立刻明白邮件是她徐伊景发的,那么,就很能说明问题了。 
点击“发送”的瞬间,鼠标的主人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浅笑。 
 
 
 
李代表的电脑很快提示:您有一封新邮件。 
打开一看,即使邮件匿名,其内容却带着明显的身份标示。太了解自己妻子的李世真,一眼就辨别出,发这封邮件提醒她此次爆料门可疑之处的,肯定是徐伊景。 
太明显了,独树一帜的语言风格,一针见血的犀利着眼点,整封信件字数虽不多,可字字戳中要害。除了徐会长,她实在想不出还有谁是这种风格。 
 
沉下心来思索,发现对方确实提示了她一些容易被忽略的细节,这使得她更加对邮件内容深信不疑,要知道发掘出这些疑点的,可是长期以来作为深渊观察者的徐伊景。 
 
紧盯着深渊的人,最了解深渊。或者说,有时候,深渊的倒影,就是徐伊景。 
李世真爱着的人,长期临渊而视的这个女人,总是具有直击人心、通晓人欲的能力。 
合上电脑,李代表豁然开朗。没想到重来一次,她的爱人,依然愿意做她的恩师,做她黑暗迷茫之中的灯塔。 
 
 
根据提示,李世真代表巧设计划引蛇出洞,挖出集团内鬼,顺利解决了问题。 
个中危险与种种艰辛,也只有她自己知道。可是,事件结束后,保存在李世真心里的,却只有感恩—— 
感谢文在熙会长确实是个正人君子,对得起她一路以来衷心支持;感激徐伊景再一次有意引导,帮她找到了治病良方。 
 
 
数日后,大韩融金举行新项目发表会,文会长神采熠熠,谈笑风生,丝毫不见之前传闻中的萎靡不振。 
用事实说话,李世真达到了目的。到场媒体也都把重点放在了新项目上,她终于松了口气。 
嘴角扬起一个微笑。既然危机已过,她得向帮自己度过危机的人,好好表达谢意才是。 
 
信步离开发布会会场,拨出了一个电话。 
徐会长,我们好像还没有讨论新地标项目的投资额调整问题? 
 
 
 
周末,徐伊景站在金原会所富丽堂皇的大厅里,觉得自己以前好像来过这里。 
她当然来过这里,六年前李世真生日那天,她就是在这儿向李世真求的婚。 
 
既然是谈工作,对方却约在了高档会所,李代表醉翁之意不在酒,徐会长自是明白。 
至于她没有推辞的原因……大概是需要一个答案。 
 
 
前几日整理书柜时,她发现柜角藏着几本书,不是她会看的类型。信手翻开来,有一本书的书页空白处,写满了“徐伊景”三个字。 
清秀娟丽,判断不出是谁的字体,但绝对不属于她认识的人。 
奇怪的是,同样的几个字,能被这个人写出十几种不同的写法,若非有意为之,那么就肯定是在不同的状态下写的。 


其实徐伊景不知道,七年前、想要阻止她登顶的日日夜夜里,李世真是以怎样绝望却坚定的心情,一遍遍写下心上人的名姓。伤心时、醉酒后、想要放弃的前一秒……几乎是凭借着偏执一般的倔强,反复描摹着“徐伊景”。 
描摹着她的图腾。 
 
 
徐伊景来到顶层的旋转餐厅,李世真已经在等她。看到她的身影,对方迅速站了起来,微笑冲她点头示意。 


被笑脸相迎的瞬间,徐伊景灵光乍现——那本写有许多遍她名字的书,叫《海棠花》。 


海棠无香,是因为暗恋情深,怕心上人嗅出其心意,所以舍了自己的芬芳。 
 
 
高跟鞋踩在地毯上,无声无息,徐伊景面无表情,稳步走向李世真。 


像是在,缓缓逼近某个真相。  







评论

热度(202)